第17章 对上了!_黑莲花她死后成了白月光
海阅小说网 > 黑莲花她死后成了白月光 > 第17章 对上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章 对上了!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还有那条红绳,如果苏聿真的厌恶她,为何还留着那条红绳?

  难道……

  姜玥忽然有个大胆的念头!

  “你在想什么?”

  陆沉青忽然发问,令沉思中的姜玥吓了一跳,她掩了心思道:“我只是在想,设局者安排姜姝进京的目的罢了。”

  “可有线索?”

  姜玥垂眼摆首道:“没有。”

  陆沉青盯着她片刻,脸色突然沉了下来,“设局者若有目的,必会有所动作,到时再查吧,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姜玥不明所以地看着陆沉青冷着脸色赶她离开,“大人……”

  陆沉青翻开一本册子看了起来,已然是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模样,姜玥抿了唇,只好离开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瞧着,男人心也差不多。

  姜玥刚刚离开,陆沉青便抬首看向门外,目光沉沉。

  她在撒谎,这意味着她并不信任他。

  心口莫名有些郁结,陆沉青看着手中的册子,久久未翻页。

  姜玥离开都察院后,又思索了一番,与其猜想,倒不如亲自去验证。

  她看着日头渐盛,还是乘了马车先往柳月坊去了。

  如今破了剥皮尸案才是头等大事,至于其他的,日后再验证也不迟。

  “一百两!我真的中了一百两!”

  街上有一人忽然高声呼喊起来,于是闻声的人们纷纷围了过去。

  “真的假的?”

  “他真的给了你一百两?”

  那人答道:“当然了,刚刚才给的我!”

  有人不信,“那你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给你们瞧瞧?我才不傻呢!我一拿出来,你们就要抢走了,想要一百两?自己买彩票去!”

  于是众人纷纷围着那卖彩票的摊子,摊主是个长着杏眼的少年,她喊道:“没有了没有了,每日只有一个奖项,今日有人中了一百两,你们再买票也没用了。”

  “唉!”于是一群人纷纷扼腕长叹,明日一定早些来买彩票!

  姜玥的马车原先是被人群堵住了,如今人渐渐散了,她却吩咐车夫莫走,坐于马车之上,开了小窗往外看。

  那少年摊主分明是姜玥昨日见过的乞丐姑娘,今日却换了一身锦缎衣裳,但那衣裳似乎有些不太合身,看着不像是她的衣裳。

  而那声称中了一百两的男子也是一身不大合适的衣裳,在人群之中和那少年对了一眼,两人似乎是相熟的。

  姜玥随手拦了一名行人,问道:“那摊子是在卖什么?”

  “说是卖彩票。”

  姜玥疑惑道:“彩票?这是何物?”

  “就是将一串数值写在字条上,放于暗箱之内,一张字条一两银子,若是谁抽中了与牌匾之上写着的数值相同的字条,便是中了奖,奖项可是一百两呢!”

  “哦?”姜玥挑了眉,道:“多谢。”

  行人摆摆手,道声“不谢”,便走了。

  姜玥转眼看向那少年,真是好一招空手套白狼。

  一两银子虽不多,但若是买的人多了,又何止一百两,如此一来,不仅不用本金还能净赚。

  而那中奖男子与那少年根本就是一伙的,两人唱戏,哄得百姓买票,这银子可不就是滚滚而来吗?

  姜玥勾唇,看着少年渐行渐远,没了影子,于是关了小窗,吩咐车夫驾去柳月坊。

  情卿没想到,今日姜玥又来了。

  她迎着姜玥入门,瞧着她憔悴不堪的面容,担忧道:“姜大人这是……”

  姜玥坐于椅上,趴在桌上闭上眼,眼下乌青甚重,“我昨夜一夜未眠,劳烦姑娘为我弹首曲子吧。”

  “是。”

  情卿拿起琵琶,为她弹了一首眠安曲,姜玥很快便沉沉地睡去了。

  再醒来时,彩霞已然满天。

  “大人醒了?”

  姜玥不知何时已然躺在床上,她揉了揉额角,坐起身来,“我怎么到床上来了?”

  情卿端了一盏茶给姜玥,“我见大人疲累得紧,又担心桌上睡着不舒服,于是便将大人扶到床上去了。”

  姜玥笑了笑,“我竟毫无察觉,看来我真的睡得很沉,情卿姑娘的曲子真有助眠之效。”

  情卿闻言,眼里闪过一丝异光,“对大人有益便好。”

  姜玥笑着颔首,“那日的故事还未说完,情卿姑娘可想听听后续?”

  情卿道:“大人愿讲,奴家必洗耳恭听。”

  姜玥掀了被褥,“我正好有些饿了,取了酒菜,我们边吃边聊。”

  “是。”

  情卿吩咐仆役上了酒菜,酒过三盏之后,情卿问道:“大人昨夜何以无眠?”

  姜玥喝了口酒,眼神晦暗,“明日便是他的祭日了,每年这段时日,我都彻夜难眠。”

  “大人节哀。”

  姜玥眼眶微红,却强撑着笑了笑,“不是说要同你说说后续吗?”

  情卿应道:“大人请。”

  姜玥接着上回所言,只是言语之间,将事实中的殷家改成了姜家。

  “我与他第二回相见,是在一家客栈,那是家客栈里住着的大多都是上京赴考的考生,而我恰好经过那家客栈……”

  说是恰好,其实也不是,她也不知怎地,出了府便往这些个考生聚集处跑,如今想来,其实是想再见见沈奚之吧……

  果不其然,她在一家平常普通的客栈见到了他,而他那时竟然在做客栈的店小二,替人端茶送水。

  他不是要参加科考吗?他不是不缺钱吗?为何众多学子都在温书之际,他却在打杂?

  她疑惑地走了进去,随便找了张空桌坐下,而他那时背对着她,正在为一桌衣着鲜亮的年轻男子们上菜。

  其中有位衣着最为华贵的男子见沈奚之上了菜要走,于是拦下他,颐指气使道:“给爷倒酒!”

  沈奚之默不作声地给他倒了酒,他拿起酒杯便往沈奚之身上泼,但沈奚之却毫无反应。

  “刚刚那酒倒得不好,再倒。”

  沈奚之于是再倒。

  她坐在沈奚之身后,看不清他的脸色,却已然觉得愤怒,前两日欺负她的时候不是很能耐吗?今日就这么受人欺负?

  那男子扬声嘲讽道:“穷酸书生就是见识短浅,临考了还在打杂挣钱,不如别考了,跟着爷,给爷洗脚端水,还能赏你点银钱。”

  沈奚之似乎笑了一声,道:“我即便是打杂,也不见得就会落榜。”

  “哟!你们听听,好大的口气啊!”

  周围不少学子都哄笑起来,有人喊道:“陈贵,他这是给你下马威呢!”

  陈贵不屑道:“就凭他?”

  沈奚之完全无视周围的嘲讽声,依旧泰然自若道:“陈公子若是没事,我便退下了。”

  “诶,别走了。”陈贵掏出一袋沉甸甸的银钱掷在桌上,“给爷伺候好了,这些钱都是你的。”

  沈奚之掂了掂那袋银两,道:“好啊。”

  “我出一百两。”

  沈奚之身形似乎一僵,转首看见了她。

  那时她脸色已是极差,含着怒意的眼瞪着陈贵,“我出一百两,换他在我这伺候。”

  周围的学子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扫去,陈贵看着她笑得淫邪,道:“这位小娘子倒是生得貌美,不如换我来伺候你?”

  她撑了下颚,忽然笑了,她生得本就十分美貌,如今一笑起来,细眉星眸俱弯,更显明艳动人,勾得在座的男子都盯着她离不开眼。

  她勾唇道:“好啊,不过……”

  那男子已然是一副垂涎若渴的模样,急切道:“不过什么?”

  她含着笑意的眼渐冷,“不过可不是谁都配伺候本姑娘的。”

  她站了起来,“今日在座诸位,想必有大半都是此次科举考生吧?”

  有人迫不及待地喊了一声,“是!”

  “好,我有一副上联请诸位来对,若是谁对上了,”她伸手向身旁的婵月要了一张银票,拍在桌上,“这一百两便归谁所有,并且本姑娘给你们一个机会伺候我,如何?”

  有人问道:“什么对子!”

  她走到陈贵面前,挑起他的下颚,凑近道:“陈公子如此财大气粗,想必才华也是一流……”

  沈奚之在一旁忽然出声,“财大气粗和才华一流似乎没什么因果关系吧?”

  她不理他,只对被她迷住的陈贵道:“陈公子难道没有才华吗?”

  “有!当然有!”

  她勾了下陈贵的下颚,笑得媚气十足,“那我另外再对陈公子下一个赌注如何?”

  陈贵笑得有些呆傻,“什么赌注?”

  她收回挑着他下颚的手,对他眨了眨眼,假做羞涩道:“待会你就知道了,反正不是什么坏事。”

  陈贵见她双颊仿若染了桃色一般娇媚,他立即点头道:“好好好,我与你赌。”

  “好。”

  她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旁,“上联是烟锁池塘柳,诸位请对下联。”

  于是立即有人对道:“火燎河堤树!”

  此言一出,有人躁动,但她依旧淡定如初,“错!”

  那学子不满,“哪里错!”

  沈奚之于是解释道:“烟锁池塘柳五字偏旁,乃是金木水火土五行,你只对了一半。”

  此时陈贵身旁有一谄媚他的学子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什么,陈贵忽然一笑,扬声对出下联:“炮镇海城楼!”

  众多学子忽然躁动起来,“金木水火土五行,都对上了!”

  scriptapp2;/script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aiyue8.com。海阅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iyue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