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 100 章_公府佳媳
海阅小说网 > 公府佳媳 > 第100章 第 10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0章 第 100 章

  小夫妻俩在外头疯玩一下午,天快黑了才回到靖国公府。

  殷夫人见两人眼角眉梢浓情蜜意的,似是与以往不同,暗思难不成一道出去游玩还能增进夫妻感情?若是如此,以后倒是不妨隔三差五的就让桓熙带念安出去玩玩。

  吃晚饭时,徐念安对赵桓熙道:“待会儿吃过饭,你去二房三房四房院子里叫一声堂兄堂弟们,再去邀一邀祖父,有璩公这样的前辈在,说不得祖父也愿意来作陪呢。”

  赵桓熙点点头。

  他没问要不要去叫赵桓朝和赵桓阳。

  他不在意自己受欺负,但是母亲两次被父亲欺负,作为庶子,他们都只是在一旁看着,既然他们根本打心底里没认母亲为嫡母,那他又何必认他们做兄弟呢?

  徐念安又叮嘱他:“你去邀请堂兄堂弟们时,不要说璩老盐梅先生那些前辈也去的事。本就是你请朋友玩的,他们想去就去,不想去便罢了。若是他们冲着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们去,说不得会扰了前辈们的雅兴。”

  赵桓熙领悟:“我知道了。”

  殷夫人有些汗颜起来,她就没想到这一层,还在宁氏面前故意炫耀,希望淳哥儿明天不要一直去找盐梅先生献殷勤吧。

  亥时初,赵桓熙练完武回到慎徽院,沐浴过后,到房里一看,徐念安正站在床前看着花灯背对这边,一动不动。

  他蹑手蹑脚走过去,突然伸手抱住她,笑问:“冬姐姐,想什么呢?”

  徐念安叫他吓了一跳,恼怒地伸手打了他两下,才道:“没想什么。祖父去吗?”

  “祖父说去呢。”

  “那你记得让祖父和璩公他们坐在一处。”

  “嗯!”赵桓熙放开她,过去将凤首拧两下,花灯徐徐转动起来。

  他一回身,见徐念安披散着长发站在那儿,眉眼粲然唇若娇花,心中便有些情动。

  他慢慢地伸手握住徐念安的胳膊,想亲她,想起上次她说“不可以”,又停住,粉着耳尖软着目光,轻声问道:“冬姐姐,现在可以吗?”

  徐念安看着面前的俊俏少年,面上发烧,“不可以。”他才十六岁,听说男子太早做这种事,对身子不好。

  “哦。”赵桓熙应了一声,忽然俯下身凑过脸来在她唇上软软地亲了一下,然后立即道歉:“对不起冬姐姐,我错了!”

  徐念安羞恼:“你这是明知故犯,要罚写五千个字!”

  赵桓熙欢喜道:“好,我这就去写。”

  他转身走到外间,忽又停住,回到房里装模作样地从桌上的果盘里拿了一只桔子,趁徐念安不备,居然又捧住她的小脸亲了她一口,不等她发作便一边往外跑一边笑着大声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写一万个字的!”

  徐念安看着他飞快消失在门外的身影,颇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发觉自己许是想多了,他也就是想亲亲抱抱,不是想与她圆房做真夫妻。

  次日一早,徐念安去殷夫人那里理事回来,将赵桓熙打扮漂亮,叮嘱道:“今日就是玩,璩公那边反正有祖父帮你陪着,你别让钱明他们胡闹就行了。我给你备了两身替换衣裳,万一衣裳弄脏了,就找松韵去拿。”

  “我把丫鬟都带走了,你怎么办?”赵桓熙问。

  “你这次东做得这么大,来了这许多老前辈,母亲必不能放心,我今天就呆在母亲那里,有人伺候,你别担心。”徐念安道。

  “冬姐姐,我好想带你一起去。”赵桓熙沮丧道。

  “以后吧,以后我们弄一条小画舫,带上母亲和姐姐她们,一起去游玩一次。”徐念安道。

  赵桓熙这才高兴了些,又开始搂着徐念安撒娇:“要一天看不见你,亲一下。”

  徐念安觉着这人脸皮愈发厚了,看了外头一眼,不依:“待会儿丫鬟进来了。”

  “她们瞧见我们在亲,就不敢进来了。”

  “你……”

  徐念安还未来得及反对,便叫他在脸颊上啃了一口。

  赵桓熙正要亲嘴,便听殷洛宸在院中大声道:“桓熙,熙熙,你好了没有?可以出发了吗?”听声音还在向正房这边靠近。

  徐念安忙不迭地推开他。

  赵桓熙气得要死,出去大声道:“你现在又不住这里了,怎么能随便进来?”

  “我不进来难不成站院门口喊你?你脸怎么那么红?做什么坏事了?”殷洛宸笑嘻嘻地问。

  “被你气的!走走走!冬姐……冬儿,我走了!”赵桓熙在外头道。

  徐念安用手捂了捂还在发烫的双颊,没出门,就在屋里应了声。

  赵桓熙和殷洛宸带着知一知二松韵宜苏等人来到汴河边,站在码头上迎人。钱明他们那一大帮子是第一个到的,后面是苍澜学院的学子和盐梅先生,再然后是妙音娘子。

  妙音娘子今日穿了一身鲜艳夺目的红裙,头上戴了华丽的黄金额饰,身边带着一名背剑的青衣男子和一位抱琵琶的小丫鬟。当她从马车上下来,步履款款地向画舫走来时,钱明他们全都一窝蜂地涌到船舱门口来看,个个眼睛发直。

  妙音娘子走到码头上赵桓熙跟前,脚步一顿,水灵明亮又妩媚多情的双眸朝他微微一斜。

  赵桓熙垂眉顺眼,朝她作了个揖,伸手做请的姿势。

  妙音娘子见他老实,轻哼了一声,抬着精致的下颌继续朝画舫走去。钱明忙叫人让开一条道,殷勤地将妙音娘子和她带来的人迎了进去。

  璩老等人是最后到的,国公爷比他们还要晚,上完了朝才赶过来。

  赵桓熙看了眼知一手里捧着的名册,见人到齐了,便命开船。

  五房院中,五太太心事重重地从赵姝娴房中出来,一抬眼看到赵桓旭站在院中树下的鸟笼前逗鸟,错愕问道:“你怎么还在家?赵桓熙今日不是请客游河吗?”

  赵桓旭不屑道:“就他那群狐朋狗友,谁稀罕去?直是浪费时间。”

  “什么狐朋狗友?不是还有苍澜学院的学子和先生?二房三房四房的都去,连国公爷都去了,你为什么不去?”五太太问。

  “什么?”赵桓旭呆愣一下,不及多问,转身便跑出院子向马房去。

  待他一路策马扬鞭赶到汴河边上时,哪儿还有画舫的影子?

  “赵桓熙!”他咬牙切齿地念叨着这个名字,狠狠地踢了脚河边的柳树。

  靖国公府嘉祥居,公府的产业和殷夫人自己的产业加起来很多,如果都到年底盘总账根本忙不过来。所以殷夫人的规矩是公府的产业半年盘一次账,她自己的产业一季度盘一次账。而今便又到了盘账的时候了。

  徐念安坐在她房里,桌上厚厚几堆账本,她一手翻账册一手拨算盘,全神贯注心无旁骛。

  殷夫人却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唉声叹气的。

  徐念安知道她操心,想着这也劝不好,干脆就当做没看到。最后还是殷夫人受不了了,吩咐芊荷:“去给我也拿个算盘过来。”

  徐念安不得不停下,对殷夫人道:“娘,大夫说了,您不能操劳,这些交给我,最多两天必给你核算完。”

  殷夫人道:“我早好了。”她觉得赵明坤一离开她就好了。

  “既然休养了,不如就一次将身体彻彻底底地养好些,以后三姐姐回来,还要您给她张罗呢。”徐念安起身将殷夫人扶回床上。

  殷夫人被转移了注意力,愁眉低声道:“佳臻的事,怕也没这么容易。那定国公夫人也不是个好相与的。”

  “只要掐住了死穴,再不好相与的人也会好相与的,母亲莫愁,此事我心里有数。到那时,只需您去向祖父将其中原委说明,祖父同意三姐姐和离便行了。”徐念安道。

  殷夫人现在对自己这儿媳有一种超乎常理的信任感,她说行,那一定行。

  所以她又操心起赵桓熙那边:“也不知桓熙那边怎么样了?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场面,可别出什么乱子。”

  “咱们这边有国公爷在,苍澜书院那边有盐梅先生和我弟弟在,便是钱明他们那一群人,也有璩老等相熟的长辈在,能出什么乱子?便是出乱子,那也无妨,三郎才十六岁,第一次操办这样的宴会,便有不周之处,又有谁会去责怪他呢?”徐念安道。

  殷夫人想了一圈,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唉,希望一切顺利吧。”

  直到天快黑了,赵桓熙才带着喝醉的殷洛宸和丫鬟们回来。

  将殷洛宸安置回他自己的房里,赵桓熙三步并做两步地来到殷夫人房里,果然看到徐念安也在这里。

  他还没吃晚饭,殷夫人忙命人摆饭。

  “怎的到现在才回来?衣服还脏了,没带替换衣裳吗?”殷夫人操心地问。

  “大家都玩得太开心了,忘了时辰。”赵桓熙笑道,“冬儿给我准备了两套替换衣裳呢,一套借给霍兄了,他喝醉了,吐了一身,简直不成样子。还有一套借给苍澜书院一位姓文的兄台了,他为妙音娘子作了一首诗,旁人非说是淫诗,有对妙音娘子不恭之嫌,一帮人不由分说把他扔水里去了,捞上来时浑身都湿透了哈哈哈哈哈哈!”

  殷夫人又惊又笑:“还真扔了,也不怕出事。”

  “出不了事,妙音娘子在画舫上弹奏琵琶,画舫旁边跟了好多来听曲的小船,文兄一被扔下去,立马就被小船上的人救起来了。后来妙音娘子在画舫二层跳起琵琶舞,别的船上还有人因为争相观看掉水里的呢,幸而最后都救上来了,没出人命。”赵桓熙眉眼生光道。

  “妙音娘子还跳舞了?”徐念安问。

  赵桓熙点头,“旁人都说她很少跳舞,但她跳得好看极了,钱兄他们都看呆了。邝先生看完她跳舞,即兴吟了首《妙音赋》,璩公将《妙音赋》写下来,赠给了我,说是感谢我邀请他们游湖赏舞。”

  徐念安忙问道:“赋呢?”

  “回来时祖父说他去给我裱,我就给祖父了。”赵桓熙毫无心机道。

  徐念安笑着与殷夫人互视一眼,婆媳俩都知道这赋八成是拿不回来了,至少在国公爷还活着时拿不回来了。

  “对了,娘,冬儿,我还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们。今日在画舫上我见着了苍澜书院的盐梅先生,他人可好了,说他们现在在寂园讲课,若我和表哥感兴趣,可去旁听。你们说我和表哥若是去的话,合适吗?”赵桓熙问。

  徐念安问他:“你想去?”

  赵桓熙点头:“我想去看看苍澜书院与国子监到底有何不同。”

  “那便去,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若不好意思白听,多带些好吃的好喝的去送给盐梅先生和书院那些学子便是了。”殷夫人财大气粗道。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aiyue8.com。海阅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iyue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