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性命攸关_唐时明月宋时关
海阅小说网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性命攸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九十六章 性命攸关

  彭箐箐以一抵三,双手化掌,拦挡三位绿林豪强的进攻,这对于十七岁的少女而言,已经算是一种巨大挑战了。

  毕竟她六七岁开始习武,至今十载,哪怕有些天赋,但毕竟不是武侠小说中修炼什么高深秘籍,可以打通任督二脉,进步飞速,很多时候,都是靠着每日的苦功,还有一丝悟性,达到内外兼修的地步。

  这几位豪雄虽然不是什么内家高手,但显然外家功夫很强,而且杀过人,出手狠辣,招招致命,实战经验比彭箐箐多得多。

  所以,彭箐箐哪怕练出了内息气劲,懂得养劲之法,日积月累下来有了真本事,但面临这种生死搏斗,还是显得有些束缚。

  “嘭嘭嘭!”

  接连的一些对招拆招过后,彭箐箐击中了无常书生和江云鹤的手腕,将二人打退了几步,若是她手中拿的削铁如泥的宝剑,那么就能斩断对方的手臂,甚至毙敌的地步。

  奈何她赤手空拳,打退了二人,但二人忍痛,挥着兵刃再次冲上来。

  “哧啦!”

  匕首寒光差点刺中彭箐箐,划破了一道衣衫口子,形势变得危险。

  另一边,‘摧花道人’田勇光与陆迁推门进入了房间,要去捆绑苏宸,但苏宸被彭箐箐的喊声唤醒,已经爬起床,看到房门口推门的人影,立即下床躲闪到了床侧角落。

  当田勇光走过来,掀开被褥要拿人之时,苏宸抓住时机,拿起床边防身的棍子,狠狠砸下去。

  田勇光毕竟练过武之人,闻风识劲,危险之下侧头避过要害,没有被棍子打中头部,但是苏宸一击落空之后,紧跟着横扫过去,打在了对方的腹部。

  “哎呦!”田勇光捂着肚子向后面滚作一团。

  陆迁从一旁挥手来抓,苏宸连忙退后,他很清楚自己的三脚猫功夫,打两个没练过武的家丁和泼皮还行,跟这种习武之人,根本不是对手,只要被对方握住了棍子,习武之人会有多种手段让自己武器脱手,甚至还能近身把自己击倒。

  苏宸拿着棍子在身前乱扫几下,不敢缠斗,急忙仓皇地逃出了屋子,而陆迁和田勇光一前一后追了出来。

  这时候,院内打斗声、高呼声,已惊动了孟教头和院内家将仆人,拿着武器冲出房间,在院子内的夜色下混战起来。

  连灵儿也冲出来战斗了,手里拿着两根棍子冲出来,看到彭箐箐后,朝着彭她扔了一根过去。

  “箐箐姐,接着!”

  彭箐箐跳身跃起,伸手接过了五尺长的棍子,变得从容一些,跟柯险东、无常书生、江云鹤近身格斗,以棍子挡住蛇杖上的尾端利刺,铁扇上的刀锋,匕首的尖刃,变得从容不少。

  “速战速决!”

  柯险东大喝一声,已经动了杀机,全身猛一发劲,从他身体内,似乎发出轻微的咔嚓声,全身绷紧鼓荡,眼神锐利如鹰,手中蛇杖舞动如缨枪,尾部的尖刃朝着彭箐箐的身上要害不断猛刺。

  “当当当!”

  彭箐箐感受到了危险气息,却临危不惧,手中的棍子如同宝剑挥舞,配合剑招,破解对方的刺扎,同时还要兼顾周围两个人的夹击,步法轻盈,腾挪闪动,尽量躲避险招。

  不过,三个绿林豪强都在拼命,那股戾气很重,彭箐箐已经陷入了困境,无法击败对方三人,而对方三人短时间内,也无法将她制住、击伤。

  另一侧,陆迁跟孟教头两个人挥刀打斗起来,叶三娘手里摸出一把飞镖暗器,嗖嗖嗖朝着那几个家丁甩去,顿时间“哎呦”“哎呦”之声响起,有三四个家丁中了暗器惨叫,要么受伤倒地,要么抱头鼠窜,吓得后面其余两人朝两边避躲,不敢再上前了。

  灵儿拿起棍子如燕子般穿梭,接近了叶三娘,挥起棍子就打,免得她再扔暗器。

  叶三娘看到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也赶来跟自己挑衅,冷哼一声,双手化掌,空手要夺去灵儿手里的棍子。

  就这样,院子内的人各自为战,彻底乱了起来。

  苏宸大声呼喊道:“来人啊,杀人了,有刺客!”

  他希望通过这样的大喊,惊动外面的巡街捕快,或是左邻右舍,也能惊吓住这些歹徒,让他们快点撤走。

  此时,田勇光咬牙切齿扑过了,一下子扑倒了苏宸,两个人滚作一团,扭打在一起。

  苏宸也发狠了,虽然打不过对方,但是脑海里毕竟有着现代人格斗的那种搏击念头,不完全按照武术套路来拆招了,肘击、抓头发、咬耳朵、戳鼻子,什么手段都用上了。

  “啊——”田勇光耳朵被咬的血刺呼啦,疼的大叫,蓦然一脚踹出,将压在自己身上苏宸直接踹了出去,摔个四仰朝天。

  彭箐箐余光恰好看到苏宸了倒跌摔倒,嘴角冒血,还以为他重伤了,大吃一惊,就要冲过去搭救。

  但是被无常书生看中她分神焦虑的时机,铁扇猛地一击,打中了箐箐的手臂,使得后者手里的棍子脱手掉落,江云鹤匕首猛刺过来,但是被箐箐攥住他手腕,一脚踢踹,把江云鹤给踢飞出去,身子砸在竹桌上,登时把桌子压得粉碎。

  ‘九头蛇’柯险东为人阴险,已经看出这个少女很是关心那个男子安危,不再攻击彭箐箐,而是疾步朝着苏宸倒地方位冲去,一边大喝道:“小子,拿命来。”

  “不要!”彭箐箐急得眼睛都红了,一个跳跃蹿了过去抵挡。

  苏宸见状一惊,到了生死关头,下意识向旁边躲避滚动。柯险东一击未中,继续连击猛打,眼看就要击中苏宸头部时候,彭箐箐飞扑过来,用后背替他挡了一下。

  “砰!”

  蛇杖重击在彭箐箐的背脊上,受实了这一猛击,以彭箐箐的本领,也委实吃不消,被震得吐了一口血,全喷在了苏宸的脸上。

  苏宸顿时目瞪口呆,完全傻眼了。

  堂堂知府千金,竟然用她金贵之躯,替自己挡了一道重击,救了自己性命!

  “箐箐!”

  不等他反应过来,彭箐箐已经忍痛翻身,大长腿凌厉朝上踢出一脚,正中柯险东的胯下,后者惨痛一声,扣动了蛇杖的机关,从里面射出一支短箭,正射中了箐箐的肩胛骨处,使她伤上加伤。

  但是彭箐箐并没有倒下,而是紧咬贝齿,扯起了苏宸,身子染血,脚步踉跄冲入了离二人最近的房间,还想要用屋门抵挡片刻。

  就在这时候,墙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有巡逻官差正朝这边冲过来,呼喝连连,火把光若隐若现。

  “风紧,扯呼!”无常书生喊出了暗语,让大伙撤退了。

  田勇光捂着耳朵,扶起胯疼的柯险东和被踹断一根肋骨的江云鹤,朝着门外逃去。

  叶三娘这时候已经制住了灵儿,见状蹙起眉头,显然今夜没有完成任务,打草惊蛇,白来了一趟。

  陆迁此时逼退了孟教头几步,转身退走,路过叶三娘身边时说道:“把她带走再说!”

  叶三娘点头,一手敲在了灵儿的脖颈,把少女击晕了,夹在腋下就要离开。

  “留下人!”孟教头待要追击,却被几枚暗器逼退,等他冲出大门,就看到那几道黑影已经远去,而七八名巡逻的官差已经从柳石巷子的一端奔跑过来,距离苏宅只有十几丈的距离,还是跟绿林盗匪们错过了。

  当他正要跟官差们打招呼的时候,却听到院内的某房间内,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箐箐——”

  这股悲怆的声音,让孟教头心头一颤,神经莫名紧张起来,浑身感到冷意,心想莫不是箐箐姑娘她……出事了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