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同床异枕_唐时明月宋时关
海阅小说网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同床异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一十八章 同床异枕

  房间静谧,月光透过纱窗油纸,淡淡地洒进了屋内的地上。

  苏宸尚未睡着,看着窗前的月光,不禁想起那首脍炙人口的诗句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以前他在后世生活时从没有很深的体会,直到今时今日,侧身看着地上的月光,还真的有些想念后世的家人了。

  也不知自己父母现在如何了,得知他旅游出事,殒命山崖之后,二老会如何悲伤?

  白发人送黑发,想必一定很难过,苏宸心中叹息,只不过这一世,他的命运已经重来,回不到未来世界了,要安心在唐末宋初过好这一辈子。

  “爹、娘,你们不要丢下我……你们不要死……”

  床榻上的柳墨浓忽然传出了梦呓的声音,像是在做着噩梦。

  苏宸翻过身,坐直身躯,看着柳墨浓的状态,正在犹豫是否要过去帮忙安慰的时候,柳墨浓忽然惊醒过来,身子挺直坐起,大口喘气,满头的大汗,神色紧张。

  “墨浓,你……没事吧?”

  “没没……”柳墨浓摇了摇头,缓和了一下情绪,旋即四处张望,看清屋内的场景之后,才明白自己睡在了书房床榻,占了苏宸的床。

  “你睡在了地上?”

  “不然呢?”苏宸无语,苦着脸打趣笑道:“就这一张床,被你霸占了,我总不能也上去,睡在你旁边吧。”

  柳墨浓脸颊微红,露出尴尬,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要不,我去找灵儿睡吧。”

  “都半夜了,灵儿也睡下啦,别惊动她了。没关系,就一宿而已,这入夏的闷热天气,睡在地上又不凉。”苏宸说完,又重新躺下来,并无所谓。

  柳墨浓看着地上安静躺下的苏宸,心中又是歉疚,又觉得一股暖意。

  “刚才,你想到家人了?”苏宸忽然问了一句。

  柳墨浓神色缅怀,回道:“嗯,好多年前的事了,但还会时常梦到。”

  苏宸心中不忍,安慰道:“都过去了,要懂得放下,以后你会有新的家人。像我也没有双亲了,再也不能相见,除了并无血缘关系的妹子,其它家人皆无,这不还得继续生活下去吗!”

  柳墨浓听着苏宸这些话,虽然都是最简单的道理,换做别人说出来,她未必能听进去,但是苏宸说出来,以身举例,同样举目无亲,整日乐观心态,积极面对人生,劝她放下过去,期许新的家人,让她听之受用。

  “要是我能常来苏府做客就好了,在你们这里,倒是有家的感觉,挺温馨的。”柳墨浓轻声说道,脸颊红润起来。

  “想来随时就可以来啊,又不会阻拦你。”苏宸笑嘻嘻说道。

  “可是,经常过来,会惹人闲话的,墨浓乃是青楼女子,容易给苏大哥招黑。”

  “那又何妨!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这话倒是挺有意思。”

  “那是,名人说的!”

  二人谈论了片刻,无拘无束,关系似乎又拉近了不少。

  “苏大哥,这张床也不小,不如,我往里一些,你把被褥铺在靠床沿外的位置如何?”

  “这……”苏宸闻言一动,心想那不成同床共枕了吗?

  “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不许越界。”柳墨浓说着君子约定,实则内心怦怦乱跳,有些小紧张。

  虽然明白这有些不合礼数,但是,为了抓住自己在意的东西,还在乎什么礼全之数?

  她算是看出来了,靠苏宸这个木头才子主动追求,是很难的,自己要先迈出一步。

  若一步不行,就得两三四步!

  苏宸犹豫一下道:“你信得过苏某吗?”

  柳墨浓嘴角溢出一丝笑容,在微弱的光线下,倒是看不出来她的笑意,心想:我当然信过你,就是因为太信得过,不得不主动相邀了。

  有时候,柳墨浓都有些气馁,怎么自己的魅力在苏宸面前,就那么小吗?为何别的男人看到她时候都双眼冒光,恨不得脱她衣服,而苏宸却无动于衷呢。

  “自然信得过,苏大哥,上来吧。”柳墨浓翻身一下,身子挪移到了里面。

  言以至此,苏宸也就不装什么君子,直接起身抱起被褥,放在了床榻上,在木床上面睡肯定比在地上睡要舒坦,身边还有美人相伴,不睡才是傻子。

  苏宸面带微笑,躺在靠外的床边,跟佳人相隔不过数寸,几乎肩并肩了,有彼此被子挡住二人的肌体接触,但是柳墨浓身上的香味,还是能钻入苏宸的鼻内,暗香浮动的感觉。

  柳墨浓有点紧张,但是,又觉得有些兴奋。

  她不敢多说话了,闭上眼眸,假装很快入睡。

  苏宸见她不多言,没有其它进一步的意思,也闭上了眼,由于练刀的体力消耗,很快就呼呼大睡了。

  良久后,柳墨浓觉得苏宸已经完全睡熟了,睁开了她明亮的眸子,身子侧过来,轻轻地前伸,然后盯着他脸庞片刻,樱唇凑上去,吻了一下苏宸的脸颊,快速回去装睡。

  半响,不见苏宸任何反应后,她才放下心来,嘴角笑意很甜,将自己的螓首靠近了苏宸的肩膀,嗅着他身上的男子气息,然后也开始入眠。

  ………

  润州丁家。

  丁跃溪、丁殷父子,和两位管事正在深夜中商议事情。

  “爹,那江东五怪,真的被俘了吗?”

  丁跃溪叹道:“从衙门传来的消息,不会有假,连带陆迁教头在内,四人被关押在知府地牢内。”

  丁殷不解地道:“江东五怪,他们不是在绿林中小有名气吗?怎么抓一个苏宸,如此费劲,还都折在知府地牢了,这也太窝囊了吧!”

  丁跃溪推测道:“应该是白家和彭知府一起出手了,知府衙门暂时抓了人,却迟迟不过审,似乎有意压着事情,等着另有图谋!”

  “哼,只要舅舅还在这里做刺史,那彭知府又如何,也不敢动咱们丁家分毫!”丁殷昂首得意,毫无惧色。

  丁跃溪道:“还是小心为上,派人想办法混入地牢,让陆迁顶住!实在不行时,让他把罪名担下来,就说他跟苏宸有仇,理由自己找,苏宸既然没事,他最多是关押几年,或是流放,我们能够给出补偿,让他和家人无后顾之忧。”

  乔管事拱手道:“家主,这件事,交给小底去办吧。”

  丁跃溪点点头后,脸色蓦然变得阴沉寒冷,说道:“还得想办法寻个靠谱刺客,逮住机会,干掉这个苏宸,免得他再给白家出主意,咱们用不上他,也不能便宜白家。”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