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复国计划_唐时明月宋时关
海阅小说网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复国计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复国计划

  苏宸敏而好学,记忆力惊人,这些日子在府内专心研读一些汉唐文章,经史子集,倒是颇有收获,至少死记硬背了不少文章,不会再一问三不知了。

  “尚儒术而衰盛业,盖章句之学兴,而经纬之文丧也……”

  苏宸念着唐代元稹的一篇文章,理解其中深意,毕竟他拥有一千多年的视野,所以能够很好融会贯通。

  这是大文豪元稹的一篇策论,指责当时唐代儒学重章句而轻经义,以至于不能对社会产生应有的效用,因此不算是真正儒学。

  南唐科举使用的考纲,基本借鉴唐代明经科的复习内容,主要是十二部儒家经典,分正经九部,兼经三部。正经有《易》《书》《诗》《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传》《春秋公羊传》《春秋毂梁传》,三部兼经是《论语》《孝经》《尔雅》。

  苏宸全部翻阅,突击复习,凭借着现在过目不忘的能力,把这些古书内容,都记在了脑海中。

  每天夜里,灵儿也会到苏宸的书房学习文化知识,除了基本的读书写字外,对《诗经》《春秋左传》《史记》这些也都涉及,更令苏宸奇怪的是,灵儿还时常问他《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卫公兵法》的问题。

  一个十二岁的小妮子,学起了兵法道理和国策之论,实在让苏宸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过,苏宸思想不像古人那般僵固不化,既然灵儿有兴趣,他就帮着解释灵儿看不懂的句子、问题,有时候,也引发苏宸自己许多思考和研究。

  夜色如水,青灯烛光,在书房内映照着兄妹二人的身影。

  苏宸打了个哈哈,见时辰不早了,对着妹子道:“灵儿,夜深了,回房早点睡吧。”

  杨灵儿合上书,很乖巧地点点头道:“苏宸哥哥,你也看书一整日了,早点歇息。”

  “嗯,我知道。”他又打了个哈哈,然后走出书房,回自己房间去睡觉了。

  杨灵儿收拾了一下书房,提着灯笼回房的时候,发现了胡忠贤正站在她的门外黑暗角落处等候。

  “胡伯!”

  胡忠贤微微点头,等灵儿打开房门后,跟她一起进了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今晚读书,进步如何?”

  杨灵儿答道:“嗯,还好,在苏宸哥哥的教导和指点下,许多道理都能明白过来。”

  胡忠贤露出一丝欣慰神色,压低声音道:“这个苏公子才华惊世,乃是有大学问、大智慧之人,日后出将入相,都是有可能的,你一定要跟他学好那些知识本领,尤其是兵书,史记,治国之策等,这些会对你有大用。”

  杨灵儿眼眸闪烁,询问道:“胡伯,你是想让我以后统领那些杨吴旧将吗?”

  胡忠贤没有隐瞒,直接说道:“不错,当年你祖上创建的黑云都,驰骋江北,连后周的军队都不敢硬抗,在徐温和李昪篡权之下,一些杨吴忠心耿耿的旧将不愿意归附,起兵被镇压了,残余势力逃亡海外,流落在江浙近海与远海的大小岛屿上,至少有三四股规模不小的势力,占岛为王。十多年前他们还有心思反攻江南,拥护杨吴子嗣起兵,重新夺回江山,不过,都没有实施起来。一是实力不够,与南唐二三十万大军比起来,相差悬殊;二是散落岛屿的势力,互不统属,各怀心思,谁都不肯先出兵。后来杨吴男丁子嗣都被朝廷屠戮,导致那些海岛势力的首领、将军,心灰意冷,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热衷了。”

  杨灵儿问道“那胡伯还让我学习这些做什么?”

  胡忠贤解释道:“没有了皇子,有皇族血脉的嫡公主也行,前期打着你的公主名号复国,整合海外势力,伺机而动,一旦唐国动荡,咱们便在靠海的城邑起兵,你以后可以成婚,诞下男婴,以杨姓做储君,日后登基做皇帝,延续杨吴正统,也是可以!”

  杨灵儿陷入了沉默,这些事情,似乎离着她太遥远了,以她十二岁的年纪,考虑这些感觉到茫然,似乎肩上负着巨大压力。

  “胡伯,这些,我担心自己做不来,不是那块料儿。”

  “傻丫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能生而知之,都是通过后来学习读书来成长,以前我也没有信心,但现在看到苏公子的才能,便多了许多把握,这是一个堪比诸葛卧龙的旷世奇才,有他辅佐,何愁大业不成?”

  “苏宸哥哥……”杨灵儿轻叹,她心中不想把兄长牵扯进来,但又希望他能够无私帮助自己,不由得有些矛盾。

  “不急,来日方长,你再成长、磨炼三年后,我带你去见那些旧将统领,这几年内,咱们也得发展一些自己势力,过几日我调一些亲信人手过来,在润州开商铺、酒楼、典当行,把暗网搭建起来,便于以后行事。”胡忠贤说完,踱步走出她的屋子。

  ………

  翌日,天空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如线如织,朦朦胧胧。

  如果伫立在着轻雨中,听着那清婉、迷离的雨声,眼中望着一丝一缕的水烟世界,很容易令人有感而发,陶醉在这迷蒙的细雨幕里。

  白素素腾出空闲,坐车来到了苏府,撑着一把油纸伞,优雅迈步走入了苏家庭院。

  苏宸正站在房檐下,望着雨丝发呆,就看到一身婀娜霓裳裙的白姐大小姐,盈盈走了过来。

  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远。

  撑着油纸伞的佳人,容貌倾城,肌肤胜雪,身材修长,风韵优美,气质超尘。

  “素素,你怎么来了?”

  “再不来催促,你到底拖到什么时候能够给我爹开刀手术啊?”白素素横了他一眼,话语中夹杂几许幽怨,自从上次苏宸为其父诊断伤势之后,提出以针灸和药石配合,过些日子再动手术,可是一直没得到他准确手术时间。

  苏宸有点无奈道:“开刀手术,非同小可,绝非易事,你父亲的伤势我反复诊断,腰椎损伤,以及骨刺压迫神经,导致下肢瘫痪,是比较棘手的。我也正在想办法,先通过汤药和针灸按摩手法,让腿部恢复一些知觉后,再等时机成熟,才能动一次刀。”

  白素素听了解释,微微点头,也知道此时急不得,毕竟许多国手郎中都束手无策,苏宸能接受治疗,已经难能可贵了。

  “跟我走吧,去一趟白府,我娘准备了家宴,让我邀请你过去用午膳,顺便给我父亲针灸治疗,你有些日子没过去了。”

  苏宸心中恍然,自从瘟疫爆发过后,就没有再登门,今日过去走一趟也是应该,微微点头,跟灵儿打过招呼后,便随着素素撑伞出门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