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_穿成花瓶美人后我爆红全网
海阅小说网 > 穿成花瓶美人后我爆红全网 > 第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晚上七点五十分,《演员们的竞技》第一次现场竞演拉开了帷幕。

  早就在电脑前守着的一干粉丝们迫不及待的疯狂刷起了屏。主持人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环节介绍,最后请出三位导演和特邀嘉宾陆池。

  陆池一出场,不止弹幕炸了,现场也热了起来。

  陆池引起的轰动不小,主持人安抚了许久才让现场重新恢复宁静。

  后台一干演员们艳羡不已的看着这一幕,酸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明明是他们的主场,怎么观众嘴里全是陆池?

  接下来便是三十位竞演陆续上台露相的时间。

  沈茗这次出场顺序被安排在了中间,前面冯白洛出场的时候还是一片掌声,热络不已,轮到她出场时,却已是一片寂静。

  这是一种比嘘声更为冷漠的方式。

  饶是主持人知道沈茗现在名声不大好,却也没想过现场观众会这么不给面子。

  他愣怔片刻,圆场道:“那接下来就请演员沈茗跟大家打个招呼。”

  “大家好,我是沈茗。”

  一句话,七个字。

  现场没有任何回应,安静的能听到沈茗清冷嗓音的回响。

  沈茗却不在意这些,她面无表情的说完后,将话筒递了回去,大步流星的走向座位区,安然入座。

  而现场,却因为下一位演员入场而再度热络了起来,好像刚才那一段时间的寂静不是他们刻意为之似的。

  所有参赛演员都不免用可怜的目光看向沈茗。

  都说黑红也是红,可这位怕是只剩下黑了吧?

  ……

  选择用直播的方式来竞演其实是一件很冒险的事,尤其是现场没有喊cut重来的机会。

  在这种高压环境下,就是两位德艺双馨的老戏骨也难免出错。

  一位忘了台词,导致节奏拉胯,另一位在镜头切换的时候表情管控没有做到位,太过浮夸。三位导演毫不留情的点评让两位老戏骨直接泪洒现场,赚足了话题度。

  现场观众明显更为共情,评分阶段更是声嘶力竭的的呼喊,为演员们加油打气。

  两个小时后,终于轮到了沈茗和江跃飞这一组。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由江跃飞,沈茗两位青年演员带来的《时光》。”

  “让我们期待一下两位青年演员是如何将题目《贵妃醉酒》融入剧本,呈现更精彩的竞演片段。”

  主持人还在介绍,观众席却再度恢复了之前的安静如鸡。

  针对谁,一目了然。

  ……

  “现场导播准备。”

  “3、2、1,action!”

  场记板落下,镜头切换,入目的赫然是江跃飞的脸。

  《时光》的主题干是《贵妃醉酒》,对女方来说无疑是有优势的。但沈茗是个陪跑的,主题干被编剧大刀阔斧的改动,自然是怎么对江跃飞有利怎么来了。

  片段讲述的是两位陌不相识的年轻人逐梦演艺圈,最后阴差阳错进了一个旅游景点上班的故事。

  男女主人公恰好被分配到了唐玄宗跟杨贵妃两个角色,每天cos成角色在旅游景点配合演出剧目《贵妃醉酒》。时光见证了两人从陌生人变成了爱侣,夫妻,最后却因女主人公决心追求更广袤的舞台而分道扬镳,两人演绎了好几年的《贵妃醉酒》演出作为结尾。

  江跃飞饰演的男主人公明显是人设更丰满的那一方,表演的地方多,镜头也给的多。

  反观编剧为了贴合沈茗的演技,特意给沈茗设定了一个冷艳高贵女主人公的设定,全程冷艳高贵,整就是个花瓶,直看的观众生理性不适。

  很快,台上两人演到了女主人公决定离去的情节,江跃飞隐忍的看了沈茗好几眼,呼吸急促。

  最终却只露出一个苦笑,发出最后的请求。

  “最后陪我演一出《贵妃醉酒》可好?”

  “好。”

  沈茗说完台词迅速退场,去后台更换装备。

  台上足足三分钟的时间给江跃飞演独角戏,台后一群人却是忙疯了。

  “快快快,发型没弄好!”

  “弄什么发型啊,她头发那么长,直接放下来,戴个首饰组合装就好了。”

  “鞋鞋鞋。”

  “口红颜色!”

  “啊,忘记了,还有花钿。”

  一阵兵荒马乱,所有道具准备完毕,沈茗匆匆落座在屏风后的桌案旁。

  趁着还有时间,沈茗提前喝了一口饮料,等待音乐响起。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古筝版的《清平调》响起,混合着女生高亢的独特唱腔。

  挡在镜头前的屏风被缓缓拉开,身着华裳伏在桌案边的美人倏地睁眼,人面桃花,美到极致。这是一张极为上镜的脸,饶是所有人才见过沈茗那尬到蹩脚的演技,这一刻难免还是被惊艳到。

  美人神情木讷,伸手拿过桌上的酒壶将其中酒液一饮而尽,就着音乐翩然起舞。

  舞动的瞬间,整个人的神态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抬手顿足间无尽的媚意渲染而出,利用衣袖半遮面的露出上半张脸的时候,那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和额尖的花钿交相呼应,娇艳欲滴,惹人心动不已。

  六宫粉黛无颜色不外乎此。

  就连之前不断刷屏的弹幕也默契的停顿片刻,随后爆发出新一轮的尖叫。

  【卧槽!这是沈茗?她什么时候这么好看了?太美了叭!我丢。】

  【颜狗党爱了爱了】

  【姐妹们,对不起,我……我好像弯了】

  【这一身装扮完全将我幻想过我杨贵妃给演绎出来了,太美了】

  【沈茗的腰不是腰,是我的心头好!】

  【这个腿,我可以!】

  【本、本黑子无话可说,就……突然觉得我家崽崽配不上花瓶了怎么破。】

  ……

  在现场的观众受到的冲击明显要更大一些,就是江跃飞跟沈茗排练过数次,可他依旧不禁被这样的沈茗惊艳到,直接忘记了自己的戏份。

  一支舞不长,也就一分钟的时间。

  沈茗跳完它根本没有出任何差错。

  眼看着江跃飞在旁边呆愣着没有半点动作,沈茗不禁有些生气。

  怎么着,都演到结尾了还舍不得走?

  还要加戏?

  剧本里可没说要临时加戏!

  沈茗拍案而起,将人拖至桌案边,举起酒杯凑了过去柔柔的唤道:“三郎……”

  赶紧演,演完该付钱了!

  江跃飞后知后觉自己出了差错,回过神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沈茗的脸。

  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像极了那天威胁他的女煞神。

  江跃飞:“……”

  江跃飞忘记了自己还在现场,没忍住打了个激灵,脖子往后缩了缩。

  这下沈茗是真生气了,假装出来的柔和笑意一秒收回,将酒杯逼的更近,语气也不耐烦了。

  “你喝还是不喝?”

  “……”江跃飞声音微颤,“喝,我喝!”

  说完凑过去将那杯酒一饮而尽,起身将最后的那句台词勉强说完。

  沈茗终于等到了这最后一刻,当即攥紧了拳头捶桌而起,决然的说出自己最后的台词。

  “从今往后,我俩一刀两断,再无关系。”

  “砰——”

  桌案应声而倒,四分五裂。

  悲情万分的BGM响彻全场,镜头也刚切到远景,将这一幕完整的录了下来。

  所有人:“……”

  弹幕:“……”

  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无数双眼睛落在了散落一地的木头上。

  嘶——

  木屑还在飞舞,还能看到纹理,是实心的。

  那么问题来了。

  这个实心桌案,竟然被沈茗这个杨贵妃给一拳打散架了?

  你确定你演的是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杨贵妃,而不是刚从梁山上下来的哪位女壮士?!

  沈茗:“……”

  沈茗低头看了一眼满地狼藉,再转头看了看江跃飞的惊恐脸,默默捻起裙角铺散开,企图遮掩住。飘忽不定的眼球暴露了她此刻并不平静的内心。

  啧,酒果然不是个好东西,不能碰。

  含酒精的饮料也不行!

  “噗……”

  观众席上,有一人实在憋不住笑出了声。

  有了这个开头,现场所有人皆是没忍住发出了阵阵笑声,不绝于耳,久不停歇。

  沈茗:“……?”

  沈茗忐忑不安的用眼神示意江跃飞这是什么意思,江跃飞捂住麦,凑过头小声说:“壮士,你要红啦!”

  直播竞演当天,凭一己之力拍碎了一张桌子,牛批克拉斯!

  你不红谁红?

  殊不知这句话,却是清晰无比的透过沈茗的麦传了出去。

  这下,全场笑的更大声了。

  弹幕:

  【哈哈哈哈哈哈哈,壮士,你要红啦!】

  【壮士,你要红啦!】

  【太搞笑了吧,江跃飞这又惧又怕,且充满了小心翼翼的声音是怎么肥事,被沈茗给吓到了?】

  【艾玛,沈茗牛逼。】

  【啧,节目组怎么还给花瓶炒这种人设,有意思么】

  【真的假的?那么大的桌子,换个壮汉也未必能弄碎吧,有点假哦。】

  ……

  弹幕叽叽喳喳讨论开了,现场在主持人的控场下渐渐恢复了安静。

  他侧头看了一眼还没被撤下去的道具,打趣道:“所以这最后一个镜头究竟是你们的刻意安排,还是真实发生的意外?”

  沈茗:“安排!”

  江跃飞:“意外!”

  二人一起回答,答案截然相反。

  主持人继续追问,这次不等沈茗说话,江跃飞就开始抢话答道:“今天这一出绝对不是我们安排好的,本来想着是来一个伤感一点的结局,切了咱俩的远景就行,结果有了这么一出意外,硬生生的把结局给变了。”

  “哇!所以沈茗的力气是真的很大对吗?”主持人问。

  镜头就在眼前,无数双眼睛盯着。

  饶是沈茗有心隐瞒,这下也知道瞒不过去,只扯扯嘴角说:“还行。”

  江跃飞噼里啪啦的把那天沈茗生气一脚踩碎椅子的事情说了一遍,沈茗听的一愣一愣的,她说怎么江跃飞这几天客气极了,感情是被自己威胁了?

  难得出了个爆点,主持人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最后cue了沈茗让她再次展示一下自己的力气,选择现场任意一位男演员公主抱就行。

  在场的男演员们:“……”

  谢谢,有被冒犯到。

  沈茗环顾了一圈,最终视线落在了江跃飞身上。

  江跃飞脸扭曲了一瞬,最终认命的眼一闭,心一横,“来吧,壮士。”

  反正他今天所有的演技注定没有沈茗这神来一击来的出圈,那还不如配合沈茗炒作一番,说不定还能捞几个热搜不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