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_权宦心头朱砂痣
海阅小说网 > 权宦心头朱砂痣 > 第 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2 章

  第2章

  永平这一行人里,除了小安,俱都是好手。

  他们清楚地看到那一条长棍蛇一样贴着男子的手臂外侧滑过去,忽地一个翻缠,便卷着那人手臂插入了腋下。

  这过程于那人而言,不过是手才伸出,眼前一花,手臂便被绞住,腋下一股抗拒不得的大力,整个人便失了重心,给挑起来凌空侧摔到了茶桌上。

  一时杯翻碟碎,鸡飞狗跳。

  而另一桌锦衣男子,却先于别人喝起彩来。

  事出突然,狂生们目瞪口呆,这喝彩声反倒惊醒了他们。

  一人大喊一声“你——”竟不假思索地往上冲。倒也有人脑子清醒,看出来眼前这少女大概是不好惹,急步后撤,还喊着“来人!来人!”。

  主人有事,自有奴仆冲上来解决。

  小安还想冲上去帮忙,“永平”按住了他。小安急得抓耳挠腮:“永平哥!”

  “永平”不说话,一双漆黑眸子凝视那边。

  这边一开打,茶客们便轰然起身四散躲避,也有借机赖了茶钱溜掉的。掌柜和伙计拦不住溜掉的茶客,只得一脸哭丧地喊:“别打了,别打了!”

  那少女的确不需要人帮手。几个狂生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仆从也不过是身体强壮些,或习过些粗浅拳脚。

  只是少女既已动了手,虽没打算真的伤人,也没打算留情。她一条长棍,缠、圈、拦、拿、扑、点、拨,很快就叫这些人都躺在了地上。

  “哼!”少女收了式,长棍顿在地上,戳出一个坑,泥土激飞,沉声道,“既生而为人,以后能不能记得说人话?”

  “你……你好大胆……”一人捂着被长棍抽肿的脸,爬着后退,在奴仆的搀扶下站起来,“你知道我是谁,我乃是湘潭徐家……”

  “我管你是谁!”少女喝断他,“你不懂怎么说人话,便休怪我棍下无情!”

  说着,齐眉长棍狠狠往地上一顿,戳出一个更深的坑。

  那狂生惧了。他们几人的家虽在本乡本土都有些头脸,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啊,哼唧着撂下几句“你给本公子等着”之类的狠话,由奴仆搀扶着脚下生风一般地逃了。

  掌柜想拦,那奴仆一头一脸的包,龇牙咧嘴,目光凶狠,吓得掌柜没敢伸手,眼睁睁看着这一群人也没付茶钱就登上车马,慌张逃了。

  待见到那惹事的女子也转身拎起包袱想走,掌柜的忙不迭冲上去哭嚷:“姑娘!姑娘!你不能走啊,你看看我这……小本生意不容易啊……我上有老下有下……”

  少女看着四周狼藉,面有愧色,道:“对不住,都怪我。”

  欺善怕恶是人类本性,刚才凶恶的他不敢拦,眼前这面带愧意的倒不放过了。掌柜哭得更大声:“这些天杀的,茶钱都没付,你一开打,全跑了,今日全白做了,还赔进去这许多茶叶糕点钱……”

  少女狼狈,忙道:“大叔别哭,我赔你就是,多少钱你说……”说着,把手伸进了包袱掏钱。

  掌柜心里早就暗暗盘算过损失,一边哭着,一边报出了个数字,一边还偷眼看着那姑娘。

  那少女听到金额一愣,伸进包袱里的手便抽不出来,脖根却变得粉红了起来:“那个……”

  掌柜心里便“咯噔”一下,忙道:“姑娘若手头不便,有什么可押的东西压给小的也可……”说着眼睛往那姑娘头上手上扫。却失望地发现,她梳着闺女发式,样式简单,头上无钗,腕上无镯,只有耳朵上一对小小的银丁香,看起来也不值什么——可能还没那根白蜡杆子值钱。

  掌柜那眼睛便往那白蜡杆子上瞅:“你这个……”

  掌柜的没猜错,这少女生平第一次出远门,还是偷跑出来的,没经验,盘缠没带够。刚刚手摸到包袱里,摸到剩下的那些零碎铁钱,还不知道够不够回程的路费呢。

  少女手收回来,换手握紧了长棍,脸胀得通红道:“这个不能押给你!”

  掌柜的又拉起哭腔:“我上有老下有……”

  “我钱都给你!你别哭!”少女头皮发麻,忙伸手去解腰间荷包,又要掏包袱里剩得不多的散钱。

  横里却伸出一只手来拦住了她。

  少女微讶转头,却见是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锦衣少年,一张脸生得漂亮,仿佛女子。这少年笑嘻嘻地,手一晃,抛出个东西给掌柜:“拿着。”

  亮光闪动,掌柜忙接住一看,是个银锞子。

  “够不够?”小安问。

  掌柜咬了咬,忙点头:“够了,够了。”

  小安挥挥手,掌柜识趣地退下。

  少女再没出门经验,也明白这少年是替她赔了店家的损失,犹疑一下,道:“这位公子……”

  小安转头:“嗯?”

  少女抱拳:“多谢公子相助,只是我今日手头不便,还请公子留下名姓、地址,改日必当相还。”

  她一脸稚气,说话却要硬充一副老江湖的模样,小安扑哧一笑,阳光灿烂地摆摆手:“些许银钱,姐姐不必放在心上。我叫小安,姐姐贵姓,哪里人?我听姐姐口音,不像本地人?”

  适才还跟人家说“小姑娘”,到了跟前开口便叫“姐姐”,实是他平时惯了。他自幼净身,就从来没人把他当作男人看,在内院都是姐姐、姐姐地喊。

  他自己也不曾将自己当作男人过,自然不觉得什么。可于这少女来说,一个看起来年纪比自己还大些的陌生男子上来不称“姑娘”,直接就喊“姐姐”,还喊得那么亲热,就未免失之于轻佻了。

  少女绷紧脸:“公子慷慨相助,有侠义之风,我敬重公子,也请公子自重。”

  小安这才察觉不妥。他自知自己不是男人,别人却是不知的,“咳”了一声,尴尬道:“我在家里惯了的,姐……姑娘莫怪。不过些许银钱事,咱们在外行走的,莫叫这个约束了,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他知错就改,虽轻挑些,倒不像是坏人。少女日常在家时候,常就向往话本子里那些游侠故事,仗剑走天涯,视金钱如粪土,多么潇洒。当下便豁达一笑:“既然如此,多谢安公子。我姓温,青州人,今日得与公子相识,三生有幸。只我还有事,先在此别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公子请保重。”

  小安在府里是奴仆,在同伴中是年纪小的那个,在外行走虽有人因他的身份巴结他,却无人真把他当成个对等的大人看,这还是头一次,有那么一个人真真正正平等地、尊重地对待他。

  小安过来,原是因为他们看出来这姑娘手头拮据,感念她为他们这些身体残破之人说话,另一方面也是他自己心痒,有心想邀这姑娘切磋一下。此时却完全忘记了切磋这一茬,胸脯一挺,肃然道:“原来是温姑娘。青州出好汉,怪不得姑娘身手这般好。与姑娘相识,是在下的荣幸。姑娘也请保重。”

  这两个年纪不大,却一本正经地使劲比着强装老成,康顺几个人使了大力气才憋住了没笑出声来。

  眼见着那姓温的姑娘上了一匹枣红马扬长而去,小安还傻站在那里看着,康顺过去给他后脑一下子:“别看啦,人都走远了。”

  小安跳起来要打回去,康顺笑着躲闪:“怎么,你还看上了不成?”

  “呸!别胡说!”小安道,“咱是什么人,什么看上不看上的!辱没了人家好好的姑娘家!”

  这话一出,伙伴们眼中都是一黯。

  小安察觉说错了话,立时改口:“除非有本事,做到牛督公那般,又或者如张太监、徐太监他们那样,就能娶妻养子,儿孙满堂了。”

  如今在位的是大周景顺帝,景顺帝年老昏庸,信重宦官。小安提到的张太监、徐太监是景顺帝身边最得宠的八人中的两人,这八个大太监再加上监察院的牛贵,合称“八虎一狼”,最为文臣和百姓痛恨。

  这九个大太监都在宫城外有宅邸,其中好几个人都还娶了妻子——有两个还是景顺帝御赐的宫女。

  只他们是残缺之人,不可能自己生出孩子来,都是收养干儿干孙,故小安才不说娶妻生子,而说娶妻“养”子。

  低迷气氛一扫而空,伙伴们又笑起来。

  “你小子还想当大太监!”

  “就你!”

  众人笑着撸他脑袋,小安左支右挡,气得跳脚。推开这些讨厌的人,却见“永平”站在一旁,盯着问姑娘去的方向,不知为何,神情莫测。

  小安一边整着被扯乱的衣服,一边问:“永平哥,看什么呢?”

  “永平”像是被惊醒,霍然转头,问他:“她说她姓温?从青州来?”

  “是呀。”小安说,“看不出来呢,不是说北方姑娘都五大三粗的吗?我看温姑娘挺苗条呢,不比江南女子差。”

  “永平”仿佛没听见一般,他盯着少女离去的方向,嘴唇微动。

  “什么?”小安没听清他说什么。

  “是枪。”“永平”说,“她使得是枪。”

  “哈?不是白蜡杆子吗?”小安稀奇道。

  “是枪。”伙伴牵了马过来,也说,“我刚才看得明白,她用的虽是棍,可使出来的是枪法,不是棍法。”

  小安大为敬佩:“这你们都能看出来。”又懊恼:“我怎么就看不出来。”

  伙伴哈哈大笑:“你还早呢,勤用功吧。”

  小安嘟嘟囔囔,也去牵自己的马。

  唯有“永平”还站在原地,死死盯着少女离去的方向。

  她姓温。

  自青州来。

  她使枪。

  这不可能,他对自己说。不可能是她。只是巧合而已。

  山东到湖广,千里迢迢。她已经与他退了婚,怎么可能跋山涉水地到这里来?

  可是……

  “永平”握紧了拳。

  适才,那姓温的姑娘使的,的确就是他的岳母甄氏,从亭口甄家带到温家的甄家枪!

  她,难道是……月牙儿?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