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_权宦心头朱砂痣
海阅小说网 > 权宦心头朱砂痣 > 第 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3 章

  第3章

  永平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月牙儿的时候,月牙儿一张脸还圆圆的没长开。他的岳母甄氏也白白胖胖,一样圆圆的。

  那时候他一度发愁月牙儿长大之后会像甄氏一样白白胖胖,他可不想要个胖媳妇。他爹使劲向他保证:“你丈母娘年轻的时候生得贼俊,十里八乡的都来求娶。你丈人要不是脸生得好,哪能娶到你丈母娘,还跟她学了甄家枪。你信爹,月牙儿长大,一准是个美人。”

  月牙儿吃了他买的窝丝糖,红红的嘴唇上沾着糖粉,向他保证:“连毅哥哥你放心,月牙儿会使劲长好看的!”

  他敲她的脑袋:“说好啦,我可不想要个丑媳妇。”

  “哼!”月牙儿舔着手指头上的糖粉,“月牙儿才不丑!”

  “好,月牙儿不丑。”他失笑,“月牙儿最俊啦。”

  月牙儿便笑了,眼睛弯弯,正像两弯月牙。

  他以为他们以后还会再见,他没想到那是他们唯一一次见面。

  太子那么尊贵的人,到底跟他们小小百户之家有什么关系?没关系呀。可贵人扇扇翅膀,拂到他们这种小人物身上的时候,便成了飓风暴雨,让他的人生瞬间支离破碎。

  皇帝若太长寿,于国于家都未必是好事。

  太子薨的时候,已经四十七岁了,皇太孙都已经二十五了。

  太子是景顺帝元后所出,既嫡且长,人品贵重,气度沉稳,待人宽严有度,实是再好不过的一位储君。偏偏,活不过自己的亲爹。

  太子薨逝,朝臣们立刻分裂,有主张立已经成年的皇太孙为储,也有主张另立皇子为储的,争得不可开交。

  景顺帝却从从容容地,又是求佛问道,又是开炉炼丹,任阁老们人头打出狗脑子,就是不将储君定下来。

  朝堂上波云诡谲。人人都想有从龙之功,都想攀附上最高最贵的那个人,或者将自己所依附之人,推上那个最高最贵的位置。

  大位之争,从来伴随着流血和死亡。

  于是皇太孙一家游湖时沉了船。这釜底抽薪之计,直接断了皇太孙一派的命门。

  皇子派却也不是一个整体。皇子太多了,景顺帝先后立过五位皇后,没有一个皇后活过他去,偏每个皇后都生了儿子,每个皇后所出的皇子都是嫡皇子,一般的高贵,一般的正统。

  嫡中嫡的皇太孙一家全军覆没后,嫡皇子们开始了刀光剑影的厮夺。皇帝依然从容修道,成日里为找不到更好的青词苦恼,认请立国储的奏折堆满御案,从不批复。

  潜流积得久了,总要喷发。

  景顺四十五年,皇帝一病数月,一度起不了身,一副即将往生的模样。潞王终于按捺不住,跳了起来,但很快就折戟沉沙。

  老皇帝再出现在朝堂上的时候,容色极好,很多人甚至产生了“他真的病过吗”的念头,只是没有人敢说出口。

  潞王之乱极快地就被压下去,牵连却既广且久。有七个皇子牵扯其中,自尽谢罪的,被赐了白绫鸩酒的,被贬为庶人的。至于下面的人更不要提,多少人人头落地,家破人亡,甚至株连九族。

  这一个“广”字,便覆盖了霍决的人生。

  两年前霍决醒来时,只觉得腿间失了感觉,那其实是过度的疼痛反而使人麻木。

  月牙儿的父亲和兄长在他身边。

  “连毅,叔叔只能为你做到这里了。”他的岳父垂泪说,“你活下来啊。”

  他的舅兄——月牙儿的大哥,亲自照料他,喂他吃饭,给他擦洗,使他免于死于感染。并不是每个净了身的都能活下来,遭宫刑的都是罪人,在肮脏的牢房里,很多都死于感染。

  在舅兄絮絮的念叨中,他知道自己的父母兄弟都死了。他能活下来是因为他的岳家重情重义,月牙儿的父亲拿出了家里几乎全部的积蓄跑动,才保下了他的命。

  为了保他,他们连给月牙儿攒的嫁妆都卖了。

  “你爹当年救过我,我怎么也得把你保下来。”丈人说,“可是连毅啊,月牙儿是我亲闺女……”

  他懂了,他声音嘶哑,说:“叔,别说了,拿来。”

  退婚书递过来,他没有犹豫地按了手印。

  从此,他和小名月牙儿的温家蕙娘,再无关系。

  而到这时候,人们终于懂了,皇帝他……根本就不想立储。

  他老了,鸡皮鹤发,看到壮年的儿子们和青年的孙子们只感到憎恶和嫉妒。只有宫里新出生的、还没长大的小皇子们才能讨得他的喜欢。

  他根本不想要储君,不要想继承人。他只想长生不老,问天再借五百年,并且执拗地认为他能做到。任何觊觎他宝座的人都该死。

  这一场大清洗,皇子皇孙们都老实了,朝臣们也安静了。谁再敢提“立储”,都要被士林赞一声“真直臣也”。只是直臣的下场通常都不太好,大家便也不怎么想做直臣。

  不值当的。

  而他,活下来之后被发配到了长沙府。襄王在长沙府就藩。他在襄王府为奴,被主人赐了新名字,叫作永平。

  就和小安、康顺一样,一听便知,奴仆的名字。

  霍决霍连毅,从此不再存于世间。

  “哥,走吧?”小安的喊声把他从回忆中扯了出来。

  霍决接过缰绳,翻身上马,望了眼前方。那是他们要回的地方,也是刚才的“温姑娘”前行的地方,那个方向是长沙府。

  她来这里干什么?她是要去长沙府吗?

  她去长沙府,是来找他的吗?

  霍决握着缰绳的手紧了紧,抬起眸子,沉声道:“走!”

  小安自幼净身,他就根本没有经历变声这一道成长必经的变化。他的声音比寻常的男孩子要尖利得多。相对而言,已经变过声,成年后才净身的人,嗓音就正常得多。

  但霍决始终觉得这两年他的声音越来越细了。他的颌下也不再生长胡须。不像从前那样,两天不刮脸就胡子拉碴的。

  霍决恐惧将来他老了之后,看起来会像个老妇人。他在襄王府见过那种老得不行的老宦官。身体佝偻,皮肤褶皱,颌下却无须,再没了牙齿,嘴巴干瘪,看起来的确像个老妪。

  有体面又有钱的老宦官可以出府荣养。没有这份体面又没钱没亲人的,就被打发到王府边缘的角落去,不许他们出现在贵人们的面前。

  以免他们身上那股难以描述的气味会污了贵人的鼻端。

  这种恐惧始终萦绕在霍决的心头,因此他走路的时候会将肩背挺得格外的直,说话的时候会刻意地压低嗓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别的真正的男人没有区别。

  他换洗也比别人勤,亵衣亵裤坚持熏香。

  他到了襄王府不久,就想办法让自己入了贵人的眼,继而受了提拔。有了体面,便有条件这么做。

  可霍决明白自己已经不是男人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保住性命的代价是身体的残缺,没了最重要的部分,怎么还能算是男人呢?

  所以月牙儿的爹递过来退婚书的时候,他根本不犹豫就按下了手印。

  他不再是什么人的儿子,能传宗接代,也不可能成为什么人的丈夫,能延续香火。他已经成为了世间的另一种异类的生物。

  这种畸形、残缺的生物,被世人唤作阉人。

  或者阉狗。

  算起来,如今的月牙儿正该是长成了少女,正该是身形窈窕,面孔却还青涩。正该是……温姑娘的模样。

  霍决无法确认,因为记忆中小月牙和甄氏都是圆圆的,温姑娘的面孔却清丽秀美,很难重叠。

  他向着温姑娘行进的方向行进,内心里,既想再见一见那个姑娘,又畏惧再见到那个姑娘。

  因他心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将她当成了月牙儿。

  渴望她就是月牙儿,又恐惧她真的就是月牙儿。

  月牙儿曾经是他的未婚妻,曾经。

  是他曾经还是男人的证明,曾经。

  但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所幸这一路往长沙府去,或疏或密地碰到了来往的行人,却并没有再看见那个温姑娘。

  小安忍不住咕哝。

  康顺问:“念叨什么呢?”

  小安憋不住,说:“温姑娘也是走长沙府的方向吧,我想着怎么瞧不见她?她的马跑得这么快吗?咱们也该早点动身的。”

  或者是她在岔路口去了别的方向?

  小安也懊恼自己,平时跟谁说话都机灵,怎么就跟温姑娘说话时候就犯了傻呢,也不问问她去哪里,就放她走了。

  日头微微斜了些,阳光的温度也没有午后那么毒辣了。行至一个岔路口看到届石,便知道离长沙府不过几十里路了。到这里,便是他们的地界,官道一带熟悉得很,哪里有水哪里有草,哪里有人家,都知道。

  “那边有条小河。”康顺说,“让马歇歇脚吧。”

  一行人便下了官道,往有水的地方去。还没到水边,便看到那水边有一匹枣红马,放了缰绳,正自在地在水边喝水。一个少女抱着长棍,坐在河滩大石上正望着水面发怔。

  不正是他们才念叨过的温姑娘么。

  小安乐了,一提缰绳就窜了出去:“温姑娘!原来你在这里。”

  少女闻声转头,站了起来。

  霍决握紧缰绳,遥遥望着那张青涩面孔。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