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被拿捏住了_俺宝玉在清朝当大官
海阅小说网 > 俺宝玉在清朝当大官 > 第10章 被拿捏住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 被拿捏住了

  “啊……”一阵哀嚎在刑审室响起。

  两声枪声是一前一后响的,间隔不到半秒。前一枪是宝玉(燃小石)开的,后一枪是他近旁天卫营的一个兵卫。

  兵卫开枪射击的是“天顺银号”大掌柜刘天顺,打歪了,打在了刘天顺的肩膀上。

  而他自己的眉心被打出了一个血洞。

  是宝玉(燃小石)救了刘天顺。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刘天顺抱着汩汩流血的肩膀,面色苍白如纸,满眼都是恐惧。

  “死不了……当然,如果你不说话或者说了假话,也说不定……这是俺发明的暗神器,你身体里的暗器只有俺一个人有把握取出来。留给你的时间还真不多,也就一刻钟。”

  “你靠近一点儿……”

  宝玉(燃小石)把耳朵贴在刘天顺的嘴边。

  刘天顺轻轻地说道:“知道先前我为什么不能说么……他们的人无孔不入。我也不只知道他们是谁,但是他们每个女人都有一股特殊的暗香,很好闻的,有催情作用,男的衣袍上有一朵十八瓣的牡丹花,……所有的女子都来自扬州东城……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好……咬我耳朵。”

  “啊?”

  “叫你咬,你就咬,是真咬……这也是在救你。”

  听到这儿,刘天顺一口咬了下去。

  “啊……”宝玉(燃小石)也发出一声震天的哀嚎,一拳打在刘天顺的脸上,把他打了个满脸桃花开,直接打晕了过去。

  宝玉捂着流血的耳朵站了起来,狠狠地踹了刘天顺两脚。

  “你奶奶个熊!敢咬老子耳朵,纯粹是找死!把他扔进牢里关起来!让郎中把他肩膀上的子弹取出来,俺要让他活着,活得生不如死……”

  在大家眼里,这个家伙仍然是什么都没说。

  宝玉(燃小石)骂骂咧咧气势汹汹地走出天卫营,坐上马车就走。

  一路上都能听到马路两旁的打斗声和枪声,是天卫营的兄弟们和对方交上了手。

  看来对方的胆子还真不小,居然在天卫营的大本营附近设了埋伏。

  马车快到北京城城门时停了下来,宝玉(燃小石)走下马车冲着左旁的一草丛喊道:“出来吧,再躲俺开枪了。”

  一个店小二打扮旳清秀小伙子一闪身便到了宝玉(燃小石)身边。

  是大师兄陈近南。

  “看来你最近功夫精进了不少……俺藏得这么隐密,都被你发现了。”

  “你几天没洗澡了?这衣袍也该洗了。顺风八百里都能闻到你的味道……这两天你总跟着俺干嘛?俺需要你的保护么?”

  “是探春让我来保护你的,一天一千两银子……我也开始赚钱了。”

  “你……你这叫吃软饭,你知道么?”

  “吃软饭?硬的能吃么?”

  宝玉(燃小石)使劲儿抚着胸口,他还真拿大师兄没辙,打不过他,还不能用枪。

  “你……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这个,都是从那些杀手的衣袍上撕下来的……应该对你有用。”

  大师兄陈近南从怀里掏出一堆破布来递给了宝玉(燃小石)。

  “的确不错的确不错,很有价值……”看着上面的十八瓣牡丹花,宝玉(燃小石)欣喜万分。

  “真的很有价值?”

  “你还是有点用处的……”

  “我发现这些牡丹花上有一个大秘密,我指给你看……”

  “什么秘密?”宝玉(燃小石)把这些衣袍碎片随手递给了大师兄。

  大师兄陈近南拿着碎片看了又看,笑道:“我的秘密就是,我没想到它们会值三十万两雪花银?”

  “啊?想银子想疯了吧?谁给你啊?”

  “你啊。”说着,大师兄陈近南便准备把这些碎片装进怀里。

  “哈哈哈……想不到一个武夫居然还玩上兵法了。这是蔺相如出使秦国要回和氏璧的故智……这样也好,凭你的本事和智慧赚钱。既然是买卖呢,就有你坐地起价俺就地还钱……俺觉得你这个也就价值一两银子……因为这是独家买卖,而且是典型的买方市场,也就是说,这些衣袍碎片,除了俺以外,可能都没有人看它一眼,你要卖掉它,只能卖给俺。”

  “我可以毁掉它,反正也不值几个银子,对我来说多一两少一两,都无所谓……”

  “唉……待价而沽,这又是谁教你的?”

  “当然是三妹了……她都说了,有什么好东西,一定要先抬看千倍万倍的价格,然后再慢慢讨价还价……尤其是像这种独一份的东西。三妹还说了,好东西要卖给二哥,因为他出得起钱。”

  大师兄一说起探春时,一脸的温柔。

  也不知道他俩怎么搞到一块儿的。

  真是女生外向啊,这还没嫁呢,胳膊肘儿就往外拐了啊!

  “俺告诉你,你和三妹探春的事情,俺就是不同意,你拿俺怎么着吧?!”

  “三妹还说了,二哥一向崇尚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如果二哥拿这个说事儿的话,她就跟我私奔,浪迹天涯。”

  “浪迹天涯?你让一个贵族小姐大家闺秀跟着你风里晒雨里去的吃苦,浪迹天涯,亏你说得出口?怎么着?你没脑子啊?”

  “在三妹面前,我就是没脑子,三妹就是我的脑子。三十万两雪花银,一钱都不能少,愛要不要!”

  宝玉(燃小石)彻底服了。

  一个是大师兄,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妹,这一武一文联合起来,要智慧有智慧,要执行力有执行力,简直就是顶配的“王牌组合”啊。

  问题是,还总是这样“欺负”宝玉(燃小石),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哦!

  就这样被拿捏住了。

  宝玉(燃小石)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卷银票,一边数一边说道:“拿去拿去!上辈子欠你们的……”

  见主人和大师兄陈近南说话,茗烟和扫红他们赶紧站得远远地警戒……

  这两人都是惹不起的主儿,还特小心眼,说话不对付,就迁怒于他们,还是躲远一点儿算了。

  反复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大师兄陈近南把银票胡乱卷了一下,塞进怀里,这才说道:“扬州柳如是案件,天地会也在查,咱们来一个双管齐下,你明我暗……这三十万两也算是你付给我的前期调查费。”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