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192_家有拜金娘子:嫡女玲珑
海阅小说网 > 家有拜金娘子:嫡女玲珑 > _分节阅读_192
字体:      护眼 关灯

_分节阅读_192

  热门推荐:、、、、、、、

  这么早定亲,既然香娘很优秀、爹娘也喜欢她,那就同意吧。他还不自知刚才这么短的时间,跟何莲香在一起,笑了许多次。

  第二号院的偏厅,何七雪、谢玲珑、白如意、白岚、白丽正说笑着,伍荣夫妻、白霄夫妻过来报喜。

  白丽好生感激伍荣夫妻、谢玲珑。她一直操心弟弟、侄儿的亲事,是谢玲珑提醒她问问两大学士的夫人,看看两大家族有没有未出嫁定亲的小娘。她觉得高攀不起,谢玲珑劝她去试试,结果竟然成了。

  贺氏笑得合不拢嘴,道:“如俊定了亲,我就要当婆婆,再过几年就当奶奶。我可真是等不及了。”

  白霄见爱女到了福乐庄就不停的笑,心里很高兴,道:“如意,我跟你娘今个就走,你与你哥哥在这里先住下,等新宅弄好了,我接你们回去。”

  白如意立刻讲了谢玲珑赠奴、家具的事。

  白霄夫妻连声向谢玲珑道谢。

  谢玲珑笑道:“这都是小事。白叔、贺姨,你们明个可是都在城内的白府?”

  白霄点点头道:“明个一天都在。”

  何七雪瞧着贺氏眉眼含喜,但是掩饰不住一脸的憔悴疲惫,赶紧拉着她坐到身旁问候。

  当年谢奇阳被家族除名,何七雪心里很不好受。白霄虽然是自请离去,但何七雪觉得这其中有许多的隐情,贺氏做为白霄唯一的妻子,那心情怎会好。何七雪喜欢贺氏的直爽聪慧,跟她关系很好。

  贺氏这么多年被白家家族的人欺负惨了,流得泪受得气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贺氏跟白霄成亲之后,白霄一直在南方军队。白霄是长子,她做为长媳便留在公婆身边侍候。

  她的日子不好过,公公有五个妾室、十一个庶子女,这些人每次在婆婆那里受了气,就联合起来欺负她。她聪慧性格乐观,觉得这些妨碍不到她与白霄的感情,就都一一忍了。

  两年之后她没有怀上子嗣,白家家族上至族长、叔叔,下至白霄同父异母的庶弟,不停的撺掇着公婆给白霄娶平妻、纳贵妾。

  她与白霄两年才能相聚一个月,若是白霄添了平妻、贵妾,那白霄跟她在一起的日子就更加少。她强势的替白霄拒绝。

  成亲第三年她生下了如俊,有了儿子傍身,婆婆开始照顾她,日子总算好过些。

  成亲第四年她那公公从亲戚家里喝醉酒回来,开口竟要给白霄添几个贵妾,说是为了白霄仕途前程。

  她孝顺公婆、教导儿子、几年如一日等着夫君,未做下任何错事,受了气可以忍,但不代表她是个软柿子,她绝对不同意多一个女人分享夫君的爱。

  她气得大热天带着只有一岁多的白如俊去了南方,白如俊水土不服,她不得不回来,却是怀了身孕,成亲第五年生下了白如意。

  公公升了官,全家搬到苏州之后,白家族人更是想方设法给白霄送女人,统统被贺氏拒绝,为此得罪了好多的人。

  谢玲珑给白霄送去两只灵蟒,白霄屡立军功,官职升的很快,调到长安任职。贺氏带着儿女上长安,终于跟白霄在团圆,一家四口住在独立的府里,她是当家主母,不用受任何人的气,过上了很幸福愉快的日子。

  可惜好日子没几天,今年正月初一,白家族长意味深长的找白霄长谈,说他娶的贺氏妒心太重,要他娶一位世家嫡女做平妻、三位世家嫡女做贵妾,以后便将族长之位传给他。白霄一如当年那般拒绝了。

  她得知后,正月里头气得痛哭流涕,哭自己小人太多,也为白霄十几年对她忠贞不渝、宁愿舍弃族长之位都不纳女人进来深深感动。

  贺氏受得这些委屈和气,绝对不会在别人家里念叨,长长一叹,跟何七雪道:“何姐,那白家家族的人个个像催命鬼似的叫我们一家走。我们刚买下新宅,旧宅东西太多,还没收拾完,决定后日就彻底搬光走人,再也不进那个门。”

  何七雪道:“雪中送炭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多。”

  谢玲珑噢了一声,便不再往下说。

  白岚纳闷道:“小玲珑,你有什么话直管讲。明天是否有人要去旧宅找我哥、嫂?”

  谢玲珑伸手指了一下羞红脸的白如意,笑道:“呶,明个吕叔叔、赵姨想上门为照赵向如意提亲。”

  白丽、白岚、贺氏听了惊诧无比,便连白霄都愣住了。

  之前白家两次想跟吕家联姻,结果吕青青拒绝了白鑫、吕童同拒绝了白如意,如今吕家竟又想要联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七雪镇重的起身,问白霄夫妻,道:“你们先说同意不?若是不同意,我这就去跟赵姐讲,让她明个和吕大哥就莫去了。”

  白霄瞟了一眼脸颊绯红的爱女,心道:嫁不了哥哥,嫁给弟弟,也是不错。吕照赵十岁便中了二甲的进士,前途无量,他被陛下安置在长安太学当助教,如意自幼娇气,嫁了他便不用去外地受苦。点点头道:“郡主,我们自是同意跟吕大人结亲。”

  贺氏这些天为白如意的亲事愁到添了几十根白发,听到这个消息,反应过来后喜极而泣,激动道:“吕大人身距高位,我们又离了白家,这门亲事是我们高攀了。”

  谢玲珑笑道:“贺姨,实不相瞒,吕叔叔正是看到白叔叔离了家族,这才起了结亲的心思。明个您与白叔就踏踏实实在旧宅收拾东西,吕叔叔与赵姨都是爽利人,到了提了亲便走,不会多打扰。您们搬到了新宅,自有官媒上门。”

  谢玲珑转告了吕青青的话。只是少说了两句,吕青青认为白如意的性子不适合当长媳,只能当二儿媳。

  白霄离开家族,承认着难以想象的压力,这几天朝中弹劾他的奏折多如雪片,在这个时候,弟弟、一双儿女都定下极好的亲事,他心里对吕方正、伍家感激涕零。两个亲家这是雪中送炭,是他的大恩人。

  白丽拉着白如意到一旁,低声问道:“你总与照赵吵架,若是跟他成了亲,还吵架怎么办?”她是和离过的,那种苦像死过一回重生,不想侄女布了她的后尘。

  白如意低头声若蚊音,道:“以前他每次气完我,很快就来道歉。上次七夕节,他在皂河边发誓说以后不再惹我生气了。以后我若骂他,他就不吭声,等我骂完了,气消了就好了。”

  “今个晚饭前,他来跟我说,他是胡闹了些,不过再大些就不这样了。他爹少年时也是这般。他说他爹成亲后对他娘极好,他会学他爹的。”

  “我跟他讲,我比他大一岁。他说我看着容貌比他小好些。”

  白丽终于放下心来,忍俊不禁笑道:“真个不是冤家不聚头。你们两个有缘。”

  谢玲珑派去范齐院子打听情况的湘景快步进了屋,笑道:“小姐,吕大少爷与范家四小姐的亲事成了。”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湘景又蹙着眉头道:“小姐,唐少爷与范家三小姐竟是斗气吵嘴,比起了武功,还说要比琴、棋、书、画、对诗,明王担忧亲事成不了,请您过去帮着搓合。”

  白丽失声道:“雨儿儒雅风度翩翩,素来成熟稳重,怎么见面就跟三小姐吵上嘴了?”

  晚饭时谢玲珑跟四女一桌用饭,想到那个温柔睿智秀外慧中的少女范慧,问道:“湘景,你且说说,他们俩个是谁先挑着要比试?”

  湘景道:“小姐,是范家三小姐,她一上来就讥讽唐少爷虚有其表,也是她说要让唐少爷见识什么叫做文武双全。”

  伍荣夫妻听后面面相觑。

  伍荣纳闷道:“这娃娃是范家族长的女儿,在范家名声极好,今个行事不对劲。”

  伍荣夫人急着站起,拉着伍荣往外走,嘴里喃喃道:“一共四对,说成了三对,这原本看着最可能成的一对竟是出了状况。老头子,咱们快去。”

  何七雪道:“珑妹子,你可要过去瞧瞧?”

  1范阳县:此处大概在北京市与河北保定的北边。

  题外话

  亲们猜玲珑会过去看看吗?

  感谢订阅、送月票钻花留言支持本文的亲们!每人抱抱。祝夏日凉爽!

  ☆、93郎才女貌配成双玲珑低调行善

  93,第二卷窈窕玉女93郎才女貌配成双玲珑低调行善

  谢玲珑摇头道:“娘,我还是不要过去了。干娘过去就好。”

  和泉跟唐雨的亲戚关系没有公开。和泉不在,她独自过去搓合,万一引起范慧误会,那等于帮倒忙。

  白丽点点头便跟着伍荣夫妻出了门。

  谢玲珑纹丝不动坐着,心思转了几转,跟何七雪道:“我觉得慧妹子已相中了唐雨,只是唐雨还未发现她的好,她这么做是为了展示才华,让唐雨对她了解,由敬生爱。”

  湘景突然间道:“对了,小姐,我还忘记说一件事了。范家三小姐的爹爹范家族长连说三次,唐家老祖宗开**师就是范家的女婿。”

  谢玲珑笑道:“范家族长能说此话,那便是对唐雨极满意,希望唐雨效仿唐家先祖。唐雨性子沉稳,若是对慧妹子无意,便不会同意比试。”

  “湘景,你去跟我干爹悄悄讲,慧妹子要做什么,就由着她来,让干爹放宽心,这好事八成能成!”

  众人说着话时光飞逝,转眼半个时辰过去,湘景、湘叶笑容满面飞跑来禀报,唐雨与范慧比了剑术,接着比试画、书、对诗,竟渐渐互生敬意爱慕,两人不再分高低,变成了切磋,刚才都点头同意亲事,唐雨吹箫、范慧弹琴合奏一曲《笑桃李》搭谢长辈成全。

  白如意惊讶道:“小玲珑,真被你说中了!”

  谢玲珑笑道:“他们郎才女貌,很是登对。今个一位叔叔、四位哥哥都跟极好的妹子定了亲,实是大喜的一天。”

  明王大笑着牵着白丽的手走进来,身后跟着吕青青、赵氏、贺彩霞。

  明王绘声绘色描绘唐雨、范慧比试,赞叹不已道:“千年世家出来的女子真是不一般,文武双全,样样精通。”

  白丽夸赞道:“今个算是见着真正的才女。范慧比那伟男儿不差分毫。”

  贺彩霞见谢玲珑满脸笑容,目光纯真,丝毫没有因为明王夸奖贺慧不悦心生妒忌,不由得暗道:好玲珑,祈盼你与我的雨儿来生能有缘有份。

  张金金、柳招弟、吴香草、李草儿闻讯,替众少年高兴之余,惦记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定亲,坐不住了,结伴而来找谢玲珑。

  柳招弟道:“珑妹子,莫忘了你七、八、九、十哥,还没有定下亲事。我们不敢高攀伍、范两大世家,你帮你四个哥哥寻个普通的家族便行。”

  谢玲珑笑道:“七哥、八哥入了军队立下军功,成了军官,定能寻门好亲事。九哥、十哥如今在庄子里头,等成了军官再考虑亲事。四位舅妈莫急,晚开的花香,四个哥哥定能找到称心如意的嫂嫂。”

  她七哥何阳林、八哥何阳贵同龄十三岁,九哥何阳庆、十哥何阳武同龄十二岁,这在她前世都还是小学六年级、初中一年级的青少年,可是在这平唐国竟到了说亲事的年龄。

  她又想到了和泉跟她定亲时十七岁,这在平唐国都算是晚的了。等和泉跟她大婚时,已经二十四岁,认识的人当中除去明王因患了绝症三十五岁成亲,其余的都比和泉早成亲。等到别人当爷爷,和泉跟她的孩子还很小。这就差出一代人去。不由得心里暗笑,她就是到了平唐国也坚持执行计划生育呢。

  夜静更深,福乐庄主、客都歇下了。

  卧室里漆黑一团,谢玲珑换好黑衣的衣裤,听到外屋湘景、湘叶的呼吸声均匀,抱起了小白,转眼间被小白施展法术移至福乐庄外的皂河岸边。

  树林里飞窜出一个少年,头发盘于脑后,穿着紧身黑衣,双眼亮若星辰,如同山林里的黑豹健美神秘漂亮,停至谢玲珑身前,笑道:“珑珑!”

  “小泉子!”

  两人几天不见,谢玲珑目不转睛的望着他,道:“你等多久了。”

  和泉伸手接过小白抚摸,望着谢玲珑柔声道:“半个时辰。”

  “对不起。”

  “珑珑无需跟我道歉。”

  “庄里今个一连五件喜事,唐雨、鑫叔叔、俊伢子、童同、照赵定了亲。大家高兴的睡得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aiyue8.com。海阅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iyue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