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您现在还是一个人吗_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
海阅小说网 > 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 > 164 您现在还是一个人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164 您现在还是一个人吗

  看守傻了。

  他都不知道,这扇门怎么会没上锁。

  赵谋厂长可是特别交代过的,那间工具房除了他和秦院士,任何人不允许进去。

  他还以为那些学生,是去别的地方,没想到是冲着这儿来的。

  听到他大吼一声后,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趁着这个时间,他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挤开人群,一步挡在门口,双手死死拦住。

  表现出了强大的求生欲。

  看守坚定而不容置疑道:“这里面,不能进!”

  他声音刚落,王康等人便开始质疑。

  “为什么呀,我们就看一眼。”

  “就是嘛,看一眼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人都到这儿来了,门也没上锁,怎么就不可以看了?”

  ……

  在门外,已经看到里面的机甲。

  极其的炫酷,科技感十足。

  对于一群连挖掘机作业时,都能看得津津有味的男生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不让他们看到还好,偏偏看了一眼,不过足眼瘾,绝对心痒难耐。

  看守仍旧坚定,“再说一遍,这里,不能进!”

  “李老师!”

  “李老师,我们想进去看看。”

  “就看一会儿。”

  所有学生,都看向了李教授。

  大人不说话,小孩子也不敢硬闯。

  那机甲,李教授当然也看到了。

  他直勾勾地盯着好一会儿,要不是这些学生喊他,不知道多久才能回过神来。

  “简直鬼斧神工啊,这是真的机甲,还是模型?”

  李教授暂时没理会学生,而是看了眼张伟。

  张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他也被震撼到了。

  以他从事多年科学研究的眼光来看,这具机甲绝逼是真的。

  李教授又望向看守。

  看守寸步不让,“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里面真的不能进去,现在我已经违反纪律,放你们来到这里,再让你们进去,那我就是玩忽职守,要被开除的。”

  然而,没人在乎他会不会被开除。

  一个看守而已,真有本事,也不会被派来看门。

  这样的岗位,是可替代的,有是最底层的。

  李教授等人是谁?

  燕京大学的天之骄子。

  未来的国家栋梁。

  看守与他们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完全可以俯视他。

  所以,李教授和他的学生们,一齐扭头望着张伟,这里只有他有权力,让他们去或者是留。

  “老师,是这样的……这里是重地,闲杂人等是不允许进来,他现在让我们进到这里,已经违反纪律,我们还是不要为难他了。”

  张伟看到机甲,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这东西绝对不允许泄露。

  而且等会儿,他必须要写个报告,把这件事说清楚。

  不然追责下来,连他这个副厂长,军工厂的二把手,都会被撸下马。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身为一所大学的教授,理应知道该怎么做。

  但是,实在是秦平制造的机甲,太过于吸引人。

  刚好最近他们学校又有一个仿生机器人的研究,怎么可能会放过眼前观摩的大好机会。

  “张伟,你这话说得可就太见外了。”李教授用比较失望的语气道:“我们是师生,而且还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你怎么能说我们是闲杂人等呢?”

  张伟没敢反驳,对于授业恩师,他是比较尊重的。

  不然他就不会解释那么多,直接命令他们马上离开。

  他是有这个权力的。

  就在张伟沉默的时候,看守突然接话道:“你们是!”

  现场,一瞬间安静了。

  落针可闻。

  ……

  隧道线里面。

  高铁在极速行驶。

  尽管已经开通,但是正式运营还需要一段时间。

  因为2400公里每小时的理论速度,实在太快了,只算真实速度,也达到了2000公里每小时。

  许多分阶段测试,秦平这趟上车拍摄,是最后一次测试。

  前面的测试全部通过,所以才敢让秦平上来。

  有任何的安全隐患,都不敢让秦平乘坐的。

  他的命,可太宝贵了。

  拍摄只持续了一个小时,燕京到西南的路程,就行驶了一半。

  此时刚到葙州境内。

  “秦院士,最后想再采访您一下,可以吗?”女记者局促不安地握紧话筒。

  虽说拍摄持续一个小时,与秦平相处也有一个小时。

  但是女记者每次说话,还是那么的紧张。

  在她采访过的人当中,从来没有遇到像秦平这么地位高的。

  这到是其次,关键是,秦平太帅了。

  就跟画里面走出来的。

  她都忍不住想,秦平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去娱乐圈发展。

  就凭他的颜值,绝对秒杀一众小鲜肉,傲视群雄。

  收入更不用说了,完全不是搞科研能够相比的。

  日薪208万那是妥妥的。

  偏偏这样的人,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科学事业。

  这女记者,也是有几分姿色的,不然也不可能做记者,她要采访,要上镜,形象很重要。

  她自身条件过硬,对另一半的要求自然也高。

  所以到现在,她还是单身。

  “嗯嗯,你不用拘束,想问什么尽管问。”秦平点点头,很是和蔼。

  没有一点国士的架子,这是一行人最大的感受。

  董楠坐在里边靠窗的位置,感受着让人震撼的高铁极速,没有加入到他们的闲聊当中。

  女记者突然间害羞起来,她吞吞吐吐:“就……就想……就想问问您,您现在还是一个人吗?”

  一个人?

  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也值得问,也值得你害羞?

  秦平没有听懂。

  “一个人,是什么意思?我还有姐姐啊,还有姐夫,还有个小侄女,不是一个人。”

  秦平用自己的理解,回答对方。

  女记者一听,不禁暗叫天呐,我都问得这么直白了,您还听不懂吗?还需要多直白啊?

  这么多人在,我真的问不出口。

  女记者犹豫了,她不知该不该继续问。

  实在是周围人太多了。

  但是其他人里,有的人听懂了,有的人没有听懂。

  听懂的人都会心一笑,没有说什么。

  看着窗外的董楠,此时缓缓扭过头。

  她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直视女记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