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第 377 章_[综]请不要成为春和厨
海阅小说网 > [综]请不要成为春和厨 > 第377章 第 37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7章 第 377 章

  “唔,差不多就是这个原因。”我同意绫辻行人的说法,我担心自己还没有跳进温泉池子里面,就先遭遇一波温泉诅咒。

  感觉我自己身上的乌云引发诅咒真的不是什么不容易联想到的不可能事件。

  “这样啊,那就有点可惜了。”凤秋人偏头看着我,“今年冬天不能去泡温泉了……好像去年也没有时间去泡温泉。”

  “哦,好像真的是这样,都没有时间去泡温泉——不过,在家里面泡热水澡也挺好的,我不挑的。”对于不能玩水我并没有感到失望,忽然,我想到点什么笑起来,伸手一左一右勾住绫辻行人和凤秋人的脖子。

  三个人勾肩搭背的,不好好走路。

  “我去跳池子跳瀑布,你们两个也陪我一起呗。”我嬉皮笑脸地说。

  “春和同学你是连上厕所都需要一起结伴而行的jk吗?”凤秋人犀利地吐槽,不过他没有推开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放心,在你站在瀑布上面不敢跳下去的时候,我会帮你把你给踹下去的。”绫辻行人冷笑一声,倒是没有拒绝这属于朋友之间的搞怪亲昵之举。

  “诶,真过分,我还想说不定留下青春期值得纪念的回忆。”我随意地说着,比如说跳瀑布这项活动,像是生活在靠近瀑布的地方的小孩,他们的童年肯定会有跳瀑布这一项勇敢者的挑战,当然,这要基于那条瀑布不是特别高的基础上。

  “不是很想和你传出奇奇怪怪的传闻。”绫辻行人看上去嘴角在抽搐,他都已经能够想象得出来会有什么奇怪流言了。

  “一不小心就会被传成春和同学要和人跳瀑布殉||情,或者是挑瀑布明志的流言了。”凤秋人一副如果你要是敢拉着他一起跳下去,他就敢把以上谣言散播出去。

  嘶,两败俱伤啊。

  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缓了缓神,觉得还是不要这么冲动,我最多站到瀑布底下去冲澡啦,我抓着头发对着两位好友笑笑,到时候就当大家一起修炼。

  “我错了,我们跳过这个话题,聊聊大学的入学考试吧。”我露出真诚的表情。

  对于这次入学考试,重视的人自然不单单只有我们三人,还有另外一拨人,想要观察黑太子的人。

  对于横滨的黑太子竟然表现像个遵守规则的好公民,认真遵守各项考试规则,过五关斩六将得像个努力奋斗一步步用考试进阶改变社会地位的孩子——嘶,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觉得惊悚。

  幸好,在前人的多次试探之下,他们终于明白了,不要去试探黑太子。那绝对不是会隐忍不发等待时机的温和少年,所有试探必然会引来猛烈的报复。

  被传成冰冷残酷的黑太子的我,此刻正在笔试的考场上进行考试,我拔开水笔的笔盖,对看上去很是和善的监考老师笑笑,随后低头开始答题。

  为了观察,也是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意外,因此当监考老师的人,是内部人员。

  天知道,她在黑太子朝她看过去的时候,心里有多崩溃,多想尖叫,难道黑太子知道了?!监考老师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观察我的人感觉蛮多的啊,我如此想着。

  小鱼冰冰凉凉的,像是冰丝般的尾巴拂过我的脸颊。

  前面一个,窗外三个,外围大概还有两个机动小队,唔,这数量不是有一点点多啊。可能这就是被重点关注的人的生活吧。我顺便也估算了一下凤同学和绫辻同学考场外面的人,肯定没有我这边多。

  通过小鱼的提示,我大概知道了在观察我的人所在的位置。别来打扰我考试就可以,反过来想想,那些人可以让考场外面足够“安静”。

  自觉安慰到自己的我将所有心神都放到了试卷上面,全身心

  地投入到卷面上的答题。

  笔试之后便是面试,并无意外,顺利通过。

  只不过……

  能够看见黑太子身后诅咒的内部人员,均是不受控制地瑟缩了一下。

  浓密的诅咒乌云仿佛簇拥着月亮一般拱卫着长发少年。

  在众多考生怨念的滋养下,诅咒乌云壮大了,大到已经让人有些害怕了。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提醒】啊。”我戴上特制眼镜,面对如此庞大的诅咒乌云,一时之间也有点麻爪了。

  大抵是因为小鱼身为进化了的高规格生物,压制住了乌云们的蔓延和侵染。

  “但是,不能再增长下去了啊。”我摸摸变成小龙形态的小鱼。

  净化仪式只能提早开启了。

  四根至少自然阴干了五年的清净松木扎在浅海处的水域,松木之间用注连绳围出一个正方形区域。我穿着单衣坐在小小的四方形围起来的海水里面,奇异地没有感觉到冷。

  这大概是因为安倍晴明跟跳大神似的,挥着手里面的树枝有关吧。我不敬地想着,如果不是安倍晴明要求我要正坐,我可能会盘腿撑着脑袋看着他表演吧?

  “没有实物,连咒灵都没有诞生,概念上来讲,不过是实质化的怨念。”五条悟的手穿过逸散的怨气,“不过能凝结起来,说明距离诞生什么不好的东西也快了吧。”

  “不是寄生关系,只是纠缠,所以我没有阻止。”夏油杰表情冷硬,他必须要承认,在这件事情上他有私心。

  谁知道那团诅咒乌云里有没有他夏油杰的怨念呢。

  “啧啧啧,爱真的是最扭曲的诅咒。”五条悟啧啧称奇,别说,那团乌云里还真的有和爱相关的怨念。大概有多少人恨黑太子,就有多少人爱春和明吧。

  因此,那团奇怪的乌云爱恨抵消才没有对春和明产生伤害。

  “悟,你不要在其他人的面前说奇怪的话。”夏油杰偏头看了五条悟一眼,五条悟这家伙从狱门疆出来到现实世界之后,春和同学身上的诅咒乌云肿胀的速度才快到恐怖。

  “……百鬼莫近,诛邪莫侵。”

  安倍晴明念完最后一句祷词,将到现在仍旧干净不沾一点水汽的树枝拂过我的头顶。

  “好了,仪式结束了。”安倍晴明微笑着说。

  看不见鬼·也看不见乌云消散·小明:就这样结束了吗?

  借助海的力量冲刷掉身上的不洁,这个也算是传统艺能了。

  啊,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了。

  嘶——,正坐坐太久了,腿麻了。古人的正坐就是跪坐,而且要板正腰挺直。

  “?”安倍晴明笑着眨眼看还不起来的某位小朋友。

  “有点站不起来。”一米八的小朋友露出无可奈何的笑,“腿麻了站不起来。”

  “呵,这可真的是……”安倍晴明哑然失笑,他摇摇头,“不过,必须要您自己从洁净的仪式点上起来,走出去。不可以碰柱子。”

  “那让我缓一缓。”我改变了一下坐姿,如果不是海浪有点高的缘故,我觉得我可能会躺下去。

  “躺下去会超过方块的范围,所以不可以哦。”安倍晴明笑眯眯地说了一句。

  晴明你大可不必加这一句的。

  我伸了一个懒腰,海水漫过我的膝盖,浪花打在我的腰上。小时候家长是绝对不会允许我这么在海里面玩的,太危险了。

  而且更不可能让我穿着衣服泡在海里面。

  和其他人一起站在岸上观看仪式的五条悟和夏油杰,看见仪式结束我还没有出来,便有些着急。

  “没事,那家伙几乎没有怎么跪坐过,现在不过是腿麻掉了。”绫辻行人站在岸上进行合理推理。

  凤秋人戴着特制眼镜,看见那些乌云在海水的冲刷下一点点消散,顿时松了一口气,甚至有心情说:“现在过去找春和的话,估计会被他故意拉下水,大家一起当落汤鸡。”

  这大概就是幼驯染太了解你的坏处了,你想打什么坏主意,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小鱼欢快地游弋在海中,自然地控制着海浪不要太大影响到清净仪式,它天生便亲近着水源,虽然它本来是条淡水鱼来着。

  “快涨潮了,再不离开的话,就要被海水给淹了,春和君。”安倍晴明屹然不动地立在水中,海浪打湿他宽大的袖袍,看着就沉甸甸的。

  我盘腿坐在海水里,如果是在夏天的话那一定很舒服。

  立春过后,天气开始回暖,万物复苏。

  是我的错觉吗?刚刚仪式结束的时候,有一瞬间我好像在和复苏的生灵沟通。

  哈?

  错觉吧。

  不管真的假的,我都不是很想有这种能力。

  我看见还在岸上等我的朋友们,笑着和他们挥手。

  “腿终于不麻了。”我站了起来,用特定的方式解开柱子上的绳子,随后,这些绳子和柱子都在瞬间化作碎屑,卷入海水中。

  衣服吸了水,变得非常重,反而待在水里面会轻松一点。

  小鱼见我起身,迅速游了过来,攀到我的肩膀上。

  上岸,换衣服,烘干自己。

  “很好,现在又变得毛茸茸了。”安倍晴明调侃了我一句,这个时髦的千岁老人经常上网,他就有看到过洗完澡的猫猫,湿哒哒地被关进烘干机里,出来又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猫。

  “你感觉我毛茸茸,大概是光线的缘故。”我大概能猜到现在他们眼中的我自己是什么样子的。

  大概就像是暖色灯光下,黄澄澄的毛茸茸的小鸡仔,那种具现化的小光团。

  因为我现在看他们也是这个感觉

  嘻嘻嘻,我成功把他们也骗下水了,诶嘿。

  尤其是绫辻行人,因为他的头发是金色的,看起来格外毛茸茸。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aiyue8.com。海阅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iyue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