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小英雄_留守儿童,熬夜修仙
海阅小说网 > 留守儿童,熬夜修仙 > 第123章 小英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3章 小英雄

  几分钟后,任遥坐在沙发上,笑意僵硬,对面坐着电视台的人,两台摄像机黑黢黢地对着她。

  本来一开始她是想拒绝的,但是,任嘉莘走了过来,一问是怎么回事儿,便将人请进来了。

  任遥不明所以,老爷子还喜欢出这风头?

  然而,这些人一进来,他便老神在在地坐在一边,一言不发,压根一点出风头的意思都没有。

  任遥更加不解了。

  这边的动静自然也惊动了家里其他人,解释完原委后,任嘉莘旁边瞬间多出三个人,这些人中,最兴奋的莫过于关震西了,他还嫌任远太过吵闹,将他捉在身前,让他安分点。

  任远瞪着眼睛,面露不善。

  任遥硬着头皮撑了十分钟,当对方问到父母的职业时,她终于撑不住了,礼貌地打断了他们:“到这儿就可以了吧。”

  几分钟后,电视台的人终于离开了,任遥也有时间,可以好好问问,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

  面对小姑娘的质疑,任嘉莘却丝毫不见惊慌,反而笑了起来:“你还说太年轻了,不懂那些人的意思。”

  任遥是真的迷惑:“您是说,这事儿跟总令局有关?”

  老爷子微微颔首,他轻咳一声,看着桌上的茶具不作声,意思很明显,任遥有些无语,小老头儿还拿乔了。

  待喝了茶,任嘉莘微微一笑:“你方才说,考核结束后,总令局便不管你们了,你说,一个正规组织,可能出现这样的差错吗?”

  “……他们故意的!”任遥恍然,她不是愚笨之人,稍加点拨,很快便将一切连起来了。

  对方将她们扔在医院,任由警察以及电视台的人找上门来,就是想看她的反应……

  “或许,考核并未结束!”任遥陷入了沉思,其他人除了任嘉莘,却立刻紧张起来。

  他们对总令局了解不多,对他们的行事风格,自然也无从猜起,倒是任嘉莘,听到任遥的猜测,欣慰一笑:“听闻你们这是额外的考核内容,一般情况下,针对某人进行加试,要么十分看好,要么非常厌恶,你觉得你是哪种?”

  任遥思考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应该,二者皆有吧。”

  自从出百莽山,她便一直与总令局打交道,自然也能感觉到,总令局对她的态度,跟她对总令局一样,十分复杂。

  任嘉莘笑着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回答让他十分满意:“既然都清楚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咯。”

  说完,他便起身离开了,公馆那边还有事等着他处理,今日若非事关任遥前程,他是没空来的,走之前,还以一个人住太孤独的理由,把任远给带走了。

  任远虽然面上不情愿,却没怎么挣扎,事实上,公馆场地大,又有许多人陪着他折腾,他内心是很喜欢去那里住几天的。

  任明渊夫妻俩也想他们祖孙多亲近,更重要的是,任远这家伙太能折腾了,在公馆住几天也好,所以,两人都没阻拦,答应过段时间来接他后,便送他们出门了。

  临走前,任遥掏出一大堆药浴的材料,交给任嘉莘,让他每隔一周给任远泡一次。

  任远看到那一大堆的药包,半年的量估计都有,他脸色一臭,嚷嚷着不去了,任遥这回倒是没逼他,只是,她正要收起药包,这家伙又突然翻脸说想去了,任遥忍无可忍,将他修理了一顿。

  众人将他们送到门口,直至车尾彻底消失在视线中,才返回家中,少了任远这瓜娃子,家里安静了许多。

  几人坐定,关素心还是有些不明白:“阿遥,你说的考核还没结束,是什么意思啊?”

  任遥想了想,干脆将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道:“救人后的表现,可能也算在考核内容中。”

  她解释完,三人便明白了:“这是在考验你的觉悟啊!”

  任遥不是一般修士,这世上活着的人,应该没有比她修为更高的,三年前,她没答应总令局的邀请,前往修仙学院,可三年后的今天,突然参加入学考核,确实会让人心生顾虑。

  这个时候,自然是得让他们放心,至少,拿出一个态度,让他们知晓自己对官方,还是怀有一定尊敬的。

  任遥想了想,拿出警局颁给她的那面锦旗,让她妈拍照发在社交软件上,最好再配一个高兴的文案。

  关素心凭借三年前在中秋晚会上的表演迅速翻红,直到如今,已是华夏知名舞蹈演员,社交软件上拥有超过千万粉丝,博文刚发出去,浏览量飙升,很快便冲上了热搜。

  今日热搜第一便是津市官方发布的任遥救人视频,很快,便有人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特别是两个小时后,电视台将采访录像一并放出,摄像机无意中扫到他们的家庭合照,可谓是实锤了。

  知名舞蹈演员的家教这个话题,又迅速被顶上热搜前排,话题挂了好几个小时,关素心因此涨了好几十万粉。

  除此之外,电视台的采访放出来后,任遥也被学校里的同学认了出来,同学们这才知晓,她有个这么厉害的妈妈,关于她的身份,也在网上传开了。

  华夏书画大会头奖获得者,常年稳居年级第一的超级学霸,知名舞蹈演员的女儿,奋不顾身跳楼救人的小英雄,这么多头衔落在一个人身上,让她在网上拥有了第一批粉丝。

  第二天,任遥上网一看,虽然无人知晓她的账号,她却连后援会都有了,还有近十万的关注,不觉心情复杂。

  但是,网上什么人都有,有褒自然有贬,一夜之间,突然冒出个许多假装是她同学的人,往她身上泼脏水,用词简直不堪入目,任遥自己看的时候,都忍不住将手机拿远了点,她怕自己控制不住,顺着网线过去打人。

  还好,这些内容很快便被任氏集团的公关部发现了,律师函一发,这些账号的主人一看落款是任氏集团,迅速删博道歉一条龙,有动作慢的,已经被告上法庭了。

  此事一出,又是一番腥风血雨,被告博主一开始在网上卖惨,说任氏集团仗势欺人,最后任氏集团的官号拿出证据,疯狂打脸,那人诽谤不成,还反咬一口,受到网民群嘲。

  只是,此事过后,众人纷纷猜测这位小英雄的亲爹究竟是谁,之前便有人透露,关素心的丈夫背景深厚,听说当初助她翻红,拍摄敦煌舞曲的导演,都因为对她有所怠慢,被圈子边缘化,如今在网上,已经查无此人了。

  这些陈年旧事被提起,众人纷纷咋舌。

  之后,网上怎么说的,任遥就不知道了,这会儿她已经去修仙学院,只是过段时间后听她爹说,集团名下所有上市子公司的股票都涨了不少。

  而她妈关素心,从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开始,她的工作邀约便数不胜数,那天顾湘葶上门看任遥,还特意抱怨了一通:“我这几天电话都被打爆了,聊天软件只敢在电脑上登,手机上直接死机。”

  旁边的关素心白了她一眼,看着桌上眼花缭乱的邀请函,也有些无奈:“多亏了女儿,让我体验了一把顶流的感觉。”

  闻言,任遥摊了摊手:“我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

  “哎你们俩行了,别得了便宜卖乖。”顾湘葶面上虽抱怨,但心底还是欢喜的,毕竟,这波热度对关素心的事业帮助不可谓不大,酒香还怕巷子深,即便有实力,也得有配得上的舞台才行。

  这天,送走顾湘葶后,家里又迎来了第二波客人,领头的是个糟老头子,头发花白,看上去神情激动,让人忍不住怀疑他的身份。

  但是,他身后跟着的,确实是总令局的人,还都是认识的,正是当初任明渊第一次登上修仙网站时,上门的那伙人。

  不得不说,他们的情绪管理是相当到位,当初被人轰出去,再来到这儿,还能保持微笑,实在是令人敬佩。

  今时不同往日,关素心热情地将他们迎了进来,她心里明白,这些人上门,大概率跟女儿入学有关。

  果不其然,一进屋,领头的那位老先生就拿出了录取通知书,说是接任遥去学院,越快越好。

  半个小时后,任遥告别家人,跟着老头儿走了,路上,她问他们小云去学院了吗,得到了不确定的答复。

  “我们的任务只是来接你,至于其他人,局里没有通知。”话里话外,那人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问不出来,任遥只好自己打电话给小云,好在响了几声后便接通了。

  小云看到了她在网上的话题,早就想打电话问她怎么一回事了,只是这两天李如絮一直问她上哪所高中,应付起来,就无暇他顾了。

  任遥将事情大致说了遍,当然,不适合公开说的东西,都是发讯息交流的,小云这才明白,这事儿背后竟然牵扯了这么多。

  之后,两人又说了几句,结束的时候,她特意问了李老师在不在,知道她在家后,任遥便让她们在家里等着,她很快就带“招生人员”到场。

  电话一挂断,她便要求去接刘小云,否则就不去了,嵇河一听她不去,立刻答应下来,同行的其他人阻止不了,只能按照任遥的要求,赶往刘小云家。

  一切都很顺利,李如絮看到他们的证件,心里已经信了八分,最后又有任遥做保,彻底放下心来。

  这两天任遥救人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她一开始便对任遥这个学生很看好,如今更是觉得她品学兼优,她说的话,自然值得信任。

  十分钟后,小云跟任遥一同坐上总令局的车,离开了家,两人都很期待即将到来的学院生活。,他身后跟着的,确实是总令局的人,还都是认识的,正是当初任明渊第一次登上修仙网站时,上门的那伙人。

  不得不说,他们的情绪管理是相当到位,当初被人轰出去,再来到这儿,还能保持微笑,实在是令人敬佩。

  今时不同往日,关素心热情地将他们迎了进来,她心里明白,这些人上门,大概率跟女儿入学有关。

  果不其然,一进屋,领头的那位老先生就拿出了录取通知书,说是接任遥去学院,越快越好。

  半个小时后,任遥告别家人,跟着老头儿走了,路上,她问他们小云去学院了吗,得到了不确定的答复。

  “我们的任务只是来接你,至于其他人,局里没有通知。”话里话外,那人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问不出来,任遥只好自己打电话给小云,好在响了几声后便接通了。

  小云看到了她在网上的话题,早就想打电话问她怎么一回事了,只是这两天李如絮一直问她上哪所高中,应付起来,就无暇他顾了。

  任遥将事情大致说了遍,当然,不适合公开说的东西,都是发讯息交流的,小云这才明白,这事儿背后竟然牵扯了这么多。

  之后,两人又说了几句,结束的时候,她特意问了李老师在不在,知道她在家后,任遥便让她们在家里等着,她很快就带“招生人员”到场。

  电话一挂断,她便要求去接刘小云,否则就不去了,嵇河一听她不去,立刻答应下来,同行的其他人阻止不了,只能按照任遥的要求,赶往刘小云家。

  一切都很顺利,李如絮看到他们的证件,心里已经信了八分,最后又有任遥做保,彻底放下心来。

  这两天任遥救人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她一开始便对任遥这个学生很看好,如今更是觉得她品学兼优,她说的话,自然值得信任。

  十分钟后,小云跟任遥一同坐上总令局的车,离开了家,两人都很期待即将到来的学院生活。,他身后跟着的,确实是总令局的人,还都是认识的,正是当初任明渊第一次登上修仙网站时,上门的那伙人。

  不得不说,他们的情绪管理是相当到位,当初被人轰出去,再来到这儿,还能保持微笑,实在是令人敬佩。

  今时不同往日,关素心热情地将他们迎了进来,她心里明白,这些人上门,大概率跟女儿入学有关。

  果不其然,一进屋,领头的那位老先生就拿出了录取通知书,说是接任遥去学院,越快越好。

  半个小时后,任遥告别家人,跟着老头儿走了,路上,她问他们小云去学院了吗,得到了不确定的答复。

  “我们的任务只是来接你,至于其他人,局里没有通知。”话里话外,那人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问不出来,任遥只好自己打电话给小云,好在响了几声后便接通了。

  小云看到了她在网上的话题,早就想打电话问她怎么一回事了,只是这两天李如絮一直问她上哪所高中,应付起来,就无暇他顾了。

  任遥将事情大致说了遍,当然,不适合公开说的东西,都是发讯息交流的,小云这才明白,这事儿背后竟然牵扯了这么多。

  之后,两人又说了几句,结束的时候,她特意问了李老师在不在,知道她在家后,任遥便让她们在家里等着,她很快就带“招生人员”到场。

  电话一挂断,她便要求去接刘小云,否则就不去了,嵇河一听她不去,立刻答应下来,同行的其他人阻止不了,只能按照任遥的要求,赶往刘小云家。

  一切都很顺利,李如絮看到他们的证件,心里已经信了八分,最后又有任遥做保,彻底放下心来。

  这两天任遥救人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她一开始便对任遥这个学生很看好,如今更是觉得她品学兼优,她说的话,自然值得信任。

  十分钟后,小云跟任遥一同坐上总令局的车,离开了家,两人都很期待即将到来的学院生活。,他身后跟着的,确实是总令局的人,还都是认识的,正是当初任明渊第一次登上修仙网站时,上门的那伙人。

  不得不说,他们的情绪管理是相当到位,当初被人轰出去,再来到这儿,还能保持微笑,实在是令人敬佩。

  今时不同往日,关素心热情地将他们迎了进来,她心里明白,这些人上门,大概率跟女儿入学有关。

  果不其然,一进屋,领头的那位老先生就拿出了录取通知书,说是接任遥去学院,越快越好。

  半个小时后,任遥告别家人,跟着老头儿走了,路上,她问他们小云去学院了吗,得到了不确定的答复。

  “我们的任务只是来接你,至于其他人,局里没有通知。”话里话外,那人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问不出来,任遥只好自己打电话给小云,好在响了几声后便接通了。

  小云看到了她在网上的话题,早就想打电话问她怎么一回事了,只是这两天李如絮一直问她上哪所高中,应付起来,就无暇他顾了。

  任遥将事情大致说了遍,当然,不适合公开说的东西,都是发讯息交流的,小云这才明白,这事儿背后竟然牵扯了这么多。

  之后,两人又说了几句,结束的时候,她特意问了李老师在不在,知道她在家后,任遥便让她们在家里等着,她很快就带“招生人员”到场。

  电话一挂断,她便要求去接刘小云,否则就不去了,嵇河一听她不去,立刻答应下来,同行的其他人阻止不了,只能按照任遥的要求,赶往刘小云家。

  一切都很顺利,李如絮看到他们的证件,心里已经信了八分,最后又有任遥做保,彻底放下心来。

  这两天任遥救人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她一开始便对任遥这个学生很看好,如今更是觉得她品学兼优,她说的话,自然值得信任。

  十分钟后,小云跟任遥一同坐上总令局的车,离开了家,两人都很期待即将到来的学院生活。,他身后跟着的,确实是总令局的人,还都是认识的,正是当初任明渊第一次登上修仙网站时,上门的那伙人。

  不得不说,他们的情绪管理是相当到位,当初被人轰出去,再来到这儿,还能保持微笑,实在是令人敬佩。

  今时不同往日,关素心热情地将他们迎了进来,她心里明白,这些人上门,大概率跟女儿入学有关。

  果不其然,一进屋,领头的那位老先生就拿出了录取通知书,说是接任遥去学院,越快越好。

  半个小时后,任遥告别家人,跟着老头儿走了,路上,她问他们小云去学院了吗,得到了不确定的答复。

  “我们的任务只是来接你,至于其他人,局里没有通知。”话里话外,那人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问不出来,任遥只好自己打电话给小云,好在响了几声后便接通了。

  小云看到了她在网上的话题,早就想打电话问她怎么一回事了,只是这两天李如絮一直问她上哪所高中,应付起来,就无暇他顾了。

  任遥将事情大致说了遍,当然,不适合公开说的东西,都是发讯息交流的,小云这才明白,这事儿背后竟然牵扯了这么多。

  之后,两人又说了几句,结束的时候,她特意问了李老师在不在,知道她在家后,任遥便让她们在家里等着,她很快就带“招生人员”到场。

  电话一挂断,她便要求去接刘小云,否则就不去了,嵇河一听她不去,立刻答应下来,同行的其他人阻止不了,只能按照任遥的要求,赶往刘小云家。

  一切都很顺利,李如絮看到他们的证件,心里已经信了八分,最后又有任遥做保,彻底放下心来。

  这两天任遥救人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她一开始便对任遥这个学生很看好,如今更是觉得她品学兼优,她说的话,自然值得信任。

  十分钟后,小云跟任遥一同坐上总令局的车,离开了家,两人都很期待即将到来的学院生活。,他身后跟着的,确实是总令局的人,还都是认识的,正是当初任明渊第一次登上修仙网站时,上门的那伙人。

  不得不说,他们的情绪管理是相当到位,当初被人轰出去,再来到这儿,还能保持微笑,实在是令人敬佩。

  今时不同往日,关素心热情地将他们迎了进来,她心里明白,这些人上门,大概率跟女儿入学有关。

  果不其然,一进屋,领头的那位老先生就拿出了录取通知书,说是接任遥去学院,越快越好。

  半个小时后,任遥告别家人,跟着老头儿走了,路上,她问他们小云去学院了吗,得到了不确定的答复。

  “我们的任务只是来接你,至于其他人,局里没有通知。”话里话外,那人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问不出来,任遥只好自己打电话给小云,好在响了几声后便接通了。

  小云看到了她在网上的话题,早就想打电话问她怎么一回事了,只是这两天李如絮一直问她上哪所高中,应付起来,就无暇他顾了。

  任遥将事情大致说了遍,当然,不适合公开说的东西,都是发讯息交流的,小云这才明白,这事儿背后竟然牵扯了这么多。

  之后,两人又说了几句,结束的时候,她特意问了李老师在不在,知道她在家后,任遥便让她们在家里等着,她很快就带“招生人员”到场。

  电话一挂断,她便要求去接刘小云,否则就不去了,嵇河一听她不去,立刻答应下来,同行的其他人阻止不了,只能按照任遥的要求,赶往刘小云家。

  一切都很顺利,李如絮看到他们的证件,心里已经信了八分,最后又有任遥做保,彻底放下心来。

  这两天任遥救人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她一开始便对任遥这个学生很看好,如今更是觉得她品学兼优,她说的话,自然值得信任。

  十分钟后,小云跟任遥一同坐上总令局的车,离开了家,两人都很期待即将到来的学院生活。,他身后跟着的,确实是总令局的人,还都是认识的,正是当初任明渊第一次登上修仙网站时,上门的那伙人。

  不得不说,他们的情绪管理是相当到位,当初被人轰出去,再来到这儿,还能保持微笑,实在是令人敬佩。

  今时不同往日,关素心热情地将他们迎了进来,她心里明白,这些人上门,大概率跟女儿入学有关。

  果不其然,一进屋,领头的那位老先生就拿出了录取通知书,说是接任遥去学院,越快越好。

  半个小时后,任遥告别家人,跟着老头儿走了,路上,她问他们小云去学院了吗,得到了不确定的答复。

  “我们的任务只是来接你,至于其他人,局里没有通知。”话里话外,那人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问不出来,任遥只好自己打电话给小云,好在响了几声后便接通了。

  小云看到了她在网上的话题,早就想打电话问她怎么一回事了,只是这两天李如絮一直问她上哪所高中,应付起来,就无暇他顾了。

  任遥将事情大致说了遍,当然,不适合公开说的东西,都是发讯息交流的,小云这才明白,这事儿背后竟然牵扯了这么多。

  之后,两人又说了几句,结束的时候,她特意问了李老师在不在,知道她在家后,任遥便让她们在家里等着,她很快就带“招生人员”到场。

  电话一挂断,她便要求去接刘小云,否则就不去了,嵇河一听她不去,立刻答应下来,同行的其他人阻止不了,只能按照任遥的要求,赶往刘小云家。

  一切都很顺利,李如絮看到他们的证件,心里已经信了八分,最后又有任遥做保,彻底放下心来。

  这两天任遥救人的视频在网上传开了,她一开始便对任遥这个学生很看好,如今更是觉得她品学兼优,她说的话,自然值得信任。

  十分钟后,小云跟任遥一同坐上总令局的车,离开了家,两人都很期待即将到来的学院生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