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魂归地篇 第三百六十一章:危险_锔瓷追谜
海阅小说网 > 锔瓷追谜 > 遗魂归地篇 第三百六十一章:危险
字体:      护眼 关灯

遗魂归地篇 第三百六十一章:危险

  “哇,这种壮观的景色真是一辈子难见啊!”

  最爱说话的那人忍不住大叫,仰头看着四壁上的宝珠,满眼都是亮光。

  也就是这时候,我竟然在他同伴的眼中看到一抹奇怪的色彩,很奇怪,致使心中一动,却没有表现出来,不过人皮男正好飘过,竟然与我对上了眼,似乎察觉出了什么,眼珠咕噜噜乱转。

  冲他比了个指头,示意保持缄默,随即也装作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去看四周的明珠宝石,甚至还要上手试试,能不能抠下来一两个带回去。

  “小尚,这里似乎没有李东和咱们的人,咱们要不要再找出路呢?”霍尔克大叔着急地问。

  我则微微一笑,朝几人打了手势,赶紧躲在一旁,一处较为突出的岩石后面不敢稍动。

  他们可能感觉奇怪,正要询问原因,我则超头顶指了指,此时才发现,竟然有数十个如燕子一样的东西在穿插飞行,但瞧上面的金属反光便知,那一定不是我们所认知的燕子。

  “噗噗!”

  人皮男抖手去指头顶,好似很激动的样子,为怕我不理解,另只手还不断朝身上那快要愈合的伤口指。

  原来如此!刚才在岩洞中,急速掠过的竟然是它啊!

  “那是‘燕岭飞刀’,一种古老的防盗机关,能通过无数锋利的,如燕子一样的飞刀将入侵者斩杀,不过现在我们所见的,是机关已被打开后,利刃尚未失去动力的景象。以我推算,大概再有半天时间,它们就会纷纷掉落了。”

  霍尔克大叔对这些事很明白,于是简单对我们介绍一番,也算是解惑了。

  这些机关是先前被启动的,不是我们,也不像是老头子的人,该不会是……难怪刚才进来感觉有种刺骨的阴寒,还以为是什么陷阱,所以才找地方躲一躲瞧瞧情况,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既然事情已经明了,我又大方地跳了出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而其他人见我这样,也慢慢走了出来,毕竟“燕岭飞刀”正在这宽阔的空间放飞自我,不似刚才狭小的岩洞,几乎不存在杀伤力的。

  没有过多注意头上,只是快步朝那些亭台楼阁奔去,后面的人见状,也赶紧跟了过来。

  刚才距离这里尚远,等现在靠近了,才闻到阵阵恶臭扑面,我们都明白,那该是死人的尸臭味,其根源竟然来自一个敌楼内部。

  刚要往前,手上的霍尔克大叔马上拽住了我,同时看向敌楼的几处瞭望孔,隐约间有亮光闪烁。

  那种清冷的亮光我最清楚代表了什么,一定是金属器的反光,竟然在敌楼上,各处孔洞或开口内都可以见到,这就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意设置在此的东西。是弩箭!

  霍尔克大叔冲我点头,之后又指一侧外墙上竟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墙砖脱落,坑坑洼洼的,可见年代久远。

  “怎么,从这里上去有戏?”

  点点头,霍尔克大叔很确定。按照他的观察,那是后期形成的,是计划之外的东西,自然不会有什么机关埋伏,倘若从那里上去,一定能打开局面。

  “诶,霍尔克大叔,有个问题问一下,颛顼帝当年就有建造敌楼,打造金属飞箭的本领了?是不是太超前了呢?”说着,还忍不住去看老头子的人。

  对此,霍尔克大叔不置可否,嘴上和眼神表示不同,因此我也不去过多追问,只是放下手里的东西,在腰间偷着藏了两颗金属球作为防身之物。

  “噗噗!”

  人皮男又在大叫,不等我去思考其中含义,已经随风包裹过来,整个将我罩在了里面,这感觉,真的好恶心,如同被一个男人从背后紧紧抱住,有种龙阳之感,鸡皮疙瘩恨不得掉了一地。

  不过转念一想,这是人皮男的好意,拿自己当做挡箭牌,我也不好嫌弃什么。

  一切准备妥当,已经来到敌楼脚下,伸手够了狗最低处的缺角。

  还别说,刚刚好在踮脚的程度够到,只要稍稍一蹦,会更轻松。

  基本情况已经确定,于是朝另外三人看了一眼后,又整理一下衣物,跟着垫步跳起,双手轻松扒住缺口,开始顺着慢慢往上攀爬。

  说来也巧,这些缺口看似没什么规律,不过当你站在最低处朝上看时,发现斜着往上,之间的间距,都在人力可触碰的范围内,就像上天计算好了的一样。

  见到这,人皮男又开始噗噗叫起,我却赶紧捂住他的嘴,小声道:“别声张,咱们就是要亲自参与进来,才知道这出戏唱的什么。皮哥,记住到了紧关节要之时,一切都还要看你的了。”

  听我这么说,人皮男竟真的安静下来,眼珠子滴溜溜乱转,还不好意思了呢。

  再次一个蹬踹,又爬上高点,跟着如法炮制,很轻松就来到敌楼墙头,一路果然没遇到任何危险。

  等我蹲在墙头上,朝底下的人摆手之际,眼睛已经开始偷瞄上面,见到这里到处都有血迹,滴滴答答的血线,甚至还有大面积的喷溅痕迹,颜色已经黯淡,却不至于发生在多少年前,那明显是最近造成的,甚至都不会超过一天!

  果然有鬼,就是不知这鬼是谁放的,又有什么目的。

  看看敌楼下方,与那两人在一起的霍尔克大叔,不知道明没明白上来前,我冲他使的眼神,还有脚边丢下的袋子。

  没时间多想,我已经跳下墙头,站在敌楼步道之上,转到后面,就会有敌楼的大门,那种恶臭更加浓郁,看来答案即将揭晓。

  慢慢走过去,这里没有霍尔克大叔的帮助,凭自己还真不能大意。如果不是为了引蛇出洞,老子早就使用界朮,把这里弄得千疮百孔了,还至于孤身犯险!诶,不对,不能说孤身,这不是还穿着人皮男么。

  想到好笑处忍不住乐了出来,被人皮男听到,竟要追问原因。

  可这时候我已经来到的楼上大门侧边,在深吸口气,做足心理准备后,从腰间取下手电筒并打开,默念一二三后蹦了过去。

  果然,灯光照到的地方,全是堆积如山的尸体,苍蝇却没有大量出现,说明我所判断的时间应该不错,但是尸体的味道却如腐烂好久的样子,这又该怎么解释呢?

  思索中,我已经踏入这好似修罗地狱般的内部,脚下是没有凝固的血液,粘性十足。

  灯光随意照去,全是一个个狰狞痛苦的面容,如同在通往登葆山的大门前地上,那些痛苦的面容一样,简直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咦!灯光一闪,忽然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大脑反应虽快,可动作还是没能跟上。

  现在我只能转回灯光去找刚才瞧见的熟悉的东西,可惜这里的死人相互叠压,又加上面容可怖,甚至不忍直视,视线竟自然而然地出现了抵触情绪,很难聚焦在一起,因此耗费了不少的时间。

  在我经过数次深呼吸,调整心率后,好悬没被这种古怪的恶臭呛死。

  不过也因为离得近了,才知道恶臭的原因,似乎眼前的人,全是被剧毒之类的物质害死的,起码身上很少能见到伤口,尸体却在不断冒着青黄色的泡泡,可见都是从内部快速腐烂而成的。

  咦,找到了!终于找到我刚才无意间看见的东西,等把灯光聚焦过去后,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那是一个被无数死尸压在中间,只露出一张脸的死人。

  也许这桩惨事的始作俑者没想到,我会找来这里,更没想到我会见到这个人的脸。

  的确,这种巧合连我自己都没能想到,甚至现在,惊得连嘴巴都微微张开,不知道合上了。

  那个死者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而且不久前才见过他的,正是崖门镇我那位便宜师傅,御营司的最后一人领头人!

  天哪,我不会看错的,尽管他的脸已经开始溃烂,但整体容貌还能看清,再加上刚与他分开,更不可能认错才对,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莫非……

  强忍着恶心,挽起袖子,用电筒尾端在尸堆里搅一搅,竟然在里面挑出个奇怪的徽章。

  举灯去看,那是两人缠在一起的男女图案,不正是在大门那里瞧见的标志么?这代表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尸体身上呢?

  正思索时,忽然发现脚下的影子不对了,不知在什么时候,本该只有我和这尸堆的影子中,竟然又增加了一个变化,甚至现在,还在微微颤动。

  侧耳倾听,根本是无声无息。

  心中那个恐惧啊,恨不得喊叫出来,或者转身面对背后的危险。

  不过,因为人皮男的存在,让我准备放手一搏,于是根本没有理他,就装作不知,又一次用手电筒去翻找尸体,可眼睛,还要偷着留意地上的影子变化。

  果然,翻着翻着,那影子变了,悄无声息,但好似已经在慢慢靠近了。

  我强忍心中惧意,手上还要保持动作,在背后的人影来到背后时,这才大喊一声跳转过来,“原来是你!!”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aiyue8.com。海阅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aiyue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