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狡辩,死不承认_暮家小福女
海阅小说网 > 暮家小福女 > 第104章 狡辩,死不承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4章 狡辩,死不承认

  周氏顶着张猪头脸从地里回来,怒容满面,受了一肚子的气。

  一路上,她气儿都不顺。

  想到暮离抓花了她的脸,害得她今儿一上午都被乡亲们耻笑,在村民们面前抬不起头来,成为大家的笑柄,周氏就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立马就冲到她家咬碎她。

  结果,连老天爷都跟她做对,走到半道上,人直接掉坑里去了。

  周氏气得捶胸顿足,在坑里骂骂咧咧,手攀着藤蔓,就在她刚要爬上去的时候,上面传来了两道声音。

  不知是什么心理作祟,周氏突然安静了下来,也不急着上去了,她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虚贴在土坑上,仔细倾听上面的说话声。

  周氏越听越激动,越听越兴奋。

  笑得见牙不见眼。

  等人走的远了,周氏扒拉着土墙,露出两只精明算计的眼睛望向高富贵和莫三的方向,待他们两个的人影彻底化成一小团黑影,周氏才从坑里爬出来。

  她拍拍衣服上的泥土,望着二人离去的方向,想到他俩说的话,连每一根头发丝都充满了不屑。

  “哼!”

  “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放眼十里八乡,有谁能比得过我家姑娘好看?”

  “就暮离那个小贱人,连给我家姑娘提鞋都不配,还想猪鼻子插大葱戴金钗子银簪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不配!”

  眼珠子一转,周氏便有了主意。

  她神不知鬼不觉地尾随在高富贵和莫三后面,等他俩去屋后头放水的时候,周氏的机会来了。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石墩子那儿,想到里面装的真金白银全是给小贱人的,她就眼红,心里发酸,同时也起了贪念。

  她四下里瞄瞄,没发现周围有人影,抓起包袱就跑。

  躲到一棵能藏得住她身的榆树后面,心脏怦怦直跳,她拍着起伏不定的胸口,嘴里一直念叨,不是她偷的,也不是她抢的,是她在路上捡到的。

  捡到了就是她的!

  等高富贵和莫三走了,周氏掏出里面的金钗子银簪子,把包袱一丢就赶紧往家里走。

  “娘,你回来了,马上——”

  薛小昭围着围裙,从灶间出来,话未说完,突然脸色一变,她快步走到周氏面前,“娘,你这是怎么了?”

  看着周氏一身的狼狈,薛小昭气得双目猩红,她咬牙切齿道:“是不是阿离那个贱人又打你了?”

  周氏拿掉头上的一根树叶,道:“老娘也不是吃素的!”

  “上回是我大意了才让那个小贱蹄子得逞,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周氏恶狠狠地道,“下次我铁定扒了她的皮!”

  嘴上放出再狠的话,也改变不了周氏对暮离的害怕。

  薛小昭蹙眉,不悦道:“娘,你怎么还替她说话啊?”

  想到周氏脸上的伤,自己脱臼的胳膊,她们娘俩如今的不幸,全都是拜暮离所赐,薛小昭就恨不得撕了她的脸。

  她攥紧双拳,怨毒的眼神从她眼里一闪而过。

  周氏看着发狠的女儿,道:“闺女,这回真不是阿离打的。”

  周氏可没有那么的好心替暮离说情,而是暮离今儿上午赶集去了,早上出发的时候有好多人都看见了,现在还没回来,她巴不得往暮离身上多泼点脏水呢,最好是把他们一家子都赶出平安村,可这回是真不行。

  “那你这是怎么弄的?”薛小昭没好气道,看着周氏一身狼狈,跟个叫花子似的,又揪起两条秀气的眉毛。

  “娘不小心掉沟里去了。”周氏道,“我先进去换身衣裳,一会儿就出来。”

  说罢,转身进了屋。

  掩好房门,挂上门闩,这才将金钗子银簪子从怀里掏出来。

  看着做工精致的金钗子和银簪子,周氏双眸里的贪婪原形毕露,她贪婪地摸着金钗子银簪子的纹路,小声骂道:“这么好的东西,暮离那个丑丫头根本就配不上。”

  周氏还沉浸在兴奋中的时候,门外一阵喧哗吵闹。

  她快速将东西放到一个匣子里藏好,门一拉开,就见乌泱泱的人群堵在她家门口。

  周氏脸上堆起阴阳怪气地笑:“哟!今儿个乡亲们都闲着没事干啊?”

  “我家可不管大家的饭啊,都散了散了。”

  周氏赶苍蝇似的驱赶围观的村民。

  这时,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笑嘻嘻地看一圈围观的村民,做吊儿郎当状,故意拔高声音道:“周氏,听说陈公子买的金钗子银簪子丢了,是不是被你偷了啊?”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人群顿时骚动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周氏,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快把东西还给人家陈公子!”

  “对,还给人家!不然我们就报官了。”

  “平安村不收留小偷!”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薛小昭瞧着群情激愤的村民,脸色难看至极,一想到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会传到陈萧耳里,薛小昭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咬紧牙齿,怒声质问周氏:“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神采飞扬,眉眼间带着少年的傲气和得意,冲薛小昭坏笑着反问道:“还能怎么回事?”

  “当然是你娘见财起意,偷了陈公子的金钗子和银簪子啊。”

  周氏心里发虚,嘴上死不承认道:“铁蛋,你血口喷人!”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偷陈公子的东西了?”

  “你要是找不出来证据,就是在污蔑我的清白,老娘非得去找青天大老爷替我做主,把你这个信口雌黄的小儿关进大牢一辈子。”

  铁蛋却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周氏被他笑得心虚。

  铁蛋忽地严肃脸,一手指向周氏,笃定道:“我亲眼所见!”

  “就是你趁着高富贵和莫三去放水的时候偷拿的!”

  围观的人群里有年轻的姑娘,闻言,都红了脸。

  周氏急了:“你胡说!”

  “我看陈公子的金钗子银簪子是你偷的才对吧?你看老娘好欺负,又怕被你爹娘知道打断你的腿,所以就想嫁祸到我身上。”

  “我告诉你,老娘可不是你想拿捏就能拿捏的人!”

  铁蛋和周氏各执一词,双方僵持不下。

  铁蛋是村里的混不吝,年轻小霸王,整日没个正形,没少给他爹娘惹麻烦,按理说,这样的人说的话是没有威信可言的,但村民们见他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也犹豫起来了。

  而周氏,嫁到平安村十几年来,也算得上老实本分,没干过偷鸡摸狗的事情。

  村民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相信谁说的话了。

  这时,人群中有人喊道:“失主来了!”

  “大家快让让,让让。”

  人群顿时开出一条道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