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筑基(上)_天衍仙途
海阅小说网 > 天衍仙途 > 第72章 筑基(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2章 筑基(上)

  大长老接到这消息,起先有些不理解,但后来想到小丫头的水榭,不禁莞尔,她不会是想在池子里养鱼吧?号称有龙族血脉的灵鱼卖相都极好。

  灵鱼大长老很早就想要了,也找了不少资料,灵鱼的种类她都早想好了,正好姚浅也需要,她带着灵石去无极宗宗门集市,精心挑选了数千条卖相极好、灵气充沛,一看就养得肥嫩无比的灵鱼。

  她将其中最强壮的一百条拣了出来给姚浅留着,她想着小九还养了一只小豹猫,豹猫也爱吃鱼,这些灵鱼养多了,还可以给它当零嘴。

  灵虫大长老没有去集市购买,而是特地去找金蛊娘,“妹妹,我这里有些灵石,能不能去蛊仙门换几枚天龙虫的卵。”

  天龙香是蛊仙门最珍贵的几种蛊虫之一,这种蛊虫不是攻击型蛊虫而是药虫,因外形有些酷似神龙而得名天龙。天龙虫平时以血肉和阴魂为食物,天龙虫的寿命比一般虫子要长,最长寿的可以活上百年。

  天龙虫死后就是天龙香,点燃之后散发的香味是为数不多能治疗神魂伤势的药材,活得越长的天龙虫,死后天龙香的药效就越足。

  蛊仙门只是左道中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自知自己保不住这种蛊虫,干脆开放购买虫卵。而且每百年都会给玄门九宗、魔门十宗上贡天龙香,这些门派看在天龙香的份上也愿意庇护一二。

  大长老很早就想给姚浅换些天龙虫了,他们都是亲木体质,又有乙木之气护体,一般外伤不会损伤身体,反而元神伤势最难治疗,一旦耽搁就有可能急剧恶化。

  只是她之前灵石不凑手买不起,现在刚刚卖出了一批金雷竹,大长老荷包足了,就有底气来找金蛊娘了。金蛊娘是蛊仙门弟子,通过她买虫卵,不一定会便宜,但肯定活性十足,不会有死虫卵。

  金蛊娘提醒大长老说:“天龙虫要以阴魂为食,你有这么多阴魂喂它们吗?”

  大长老道:“没问题的。”她都打听过了,宗门有个叫阎罗洞的地方,里面全是阴魂兽,她去几次抓些阴魂兽,就足够喂天龙虫了,她又问金蛊娘:“你还知道哪些虫子有龙族血脉,攻击力还强吗?”

  金蛊娘不假思索说:“千足金蜈。”

  大长老立刻道:“那你再给我换几枚千足金蜈卵来。”

  金蛊娘再次提醒大长老,“这些虫子都不好养,你确定浅浅一个人能养得来?”

  大长老笑道:“她没时间,不是有我们吗?”

  金蛊娘一想也是,“那我去给你换。”

  金蛊娘本来做事就利索,她又有心交好姚家,送走大长老就回蛊仙门买虫卵了。蛊仙门听说买家是无极宗掌门亲传,哪里敢怠慢,挑选了最好的虫卵给金蛊娘,要非要减去大半价格。

  金蛊娘可不想他们借机攀上姚浅,笑着给了钱,又对以前一起修炼的师姐说了无极宗最近广招门徒,不拘于弟子来历,大家又惊又喜,忙去选资质优秀的苗子不提。

  姚浅发出信息十天后,就收到大长老的回信,说是将她要的物品都准备好了。她召来洞天内的精灵,请它们将乙木之精带出去给大长老,再让他们把大长老的东西送进来,她给了精灵们好些灵石。

  精灵们得了灵石,欢天喜地的捧着封存乙木之精的匣子去见大长老。姚浅羡慕的看着精灵们远去的身影,别看这些精灵小小巧巧的,可起码都有金丹修为,有些甚至元婴修为。

  而它们也不是师傅负责战斗的道兵,就被师傅用来打理洞天,果然修为高就能为所欲为啊。姚浅胡思乱想了一会继续修炼,舍不得把乙木之精吸收了,那就努力修炼,多薅师傅羊毛吧。

  姚浅装乙木之精的木匣是密封的,大长老还不知道是什么,将灵鱼和灵虫给小精灵后,便回了自己在青竹峰的密室。她打开匣子一看,发现是乙木之精,大吃一惊,第一反应是这孩子怎么不自己用了?

  再细看姚浅放在匣子里的字条,她不由又欣慰又亏欠,这孩子还没到筑基呢,就开始为家里盘算了,还是家里底蕴太浅,让孩子过早懂事了。

  大长老看着这一大块乙木之精,沉吟了好一会,只取了一小部分乙木之精给孩子们炼器用,有了上品法器,家里那些孩子们也不用一直待在无极宗,可以自己外出历练了。

  剩下的乙木之精她都暂时留着,乙木之精少见,又是上等炼器材料,肯定有更好的炼器法门,这些他们现在不知道,等小九晋阶宗门真传,肯定会知道,到时候就能炼制一把更好的法器。

  大长老精打细算,姚浅则欣喜地翻看着大长老送来的灵鱼、灵虫,灵鱼暂且不管,先养在水榭里,等它们产了卵再说。她划破自己指尖逼出三滴精血,将虫卵泡在精血里。

  罗明传授的炼血诀果然好用,寻常炼气期修士最多只有三五滴精血,而修炼炼血诀后她起码有十几滴。估计是因为木灵体的缘故,别人损失精血,都会病怏怏几天,而她精血一直恢复挺快的。

  记得自己刚修炼时候,她用自己精血喂养小金,每次逼出精血后,只要睡一觉她就能恢复了,现在修炼炼血诀后,恢复就更快了,只要运转一回功法就恢复了。

  姚浅想了想又逼出了五滴精血收入天衍碑空间,她准备以后想起来就逼几滴精血出来,免得将来施展血遁术时还要临时逼精血,又麻烦又容易伤身。

  姚浅任虫卵吸收自己精血,她继续闭目修炼青龙经,青龙经的进度远逊于日月经,修炼速度也比不上日月经,她想先把青龙经修炼好再修炼日月经,免得到时控制不住,不由自主筑基了。

  姚浅这一闭关,就足足闭关了八年,这八年她也就跟外面联系了两次,一次是因为太上化龙法跟外面联系了一次、一次是因为琉璃长生莲,之后就彻底沉浸在修炼中再也没关注其他。

  灵气吐纳炼化,灵气一遍遍地流转全身,最后一点点地铸成一条小青蛇,这种成就感让姚浅沉浸其中,无暇他顾。也正是因为修炼青龙经的缘故,她才花了八年时间,如果只单纯修炼日月经,她最晚两年就能筑基了。

  青龙经不愧是以耗时长、根基稳著称的功法,以姚浅木灵体的资质,借助东方太乙之精相助,都花了六年时间,要是在外界修炼,少说也要二三十年。

  当然青龙经也不是白练的,长期观想真龙图,让姚浅铸成的那条小青蛇蕴含了真龙之意,她的元神现在也大变样了,每一次元神离体,身边不仅有日月之相护卫,还有一条青龙护卫缠绕,最早修炼的斩神针反而是最不起眼的。

  她体内的阴阳气穴也基本都打通了,就只剩最后一个窍穴没凝结,这是姚浅有意留着的,她担心自己一凝结就要筑基了。师傅还没让她筑基,她也不敢擅自筑基,她想要借着筑基再得一个神通。

  她修炼的期间,姬凌霄和裴长青都来看过她好几次,两人是担心她太过沉迷修炼,忘了服用辟谷丹,导致法身损毁。后来见她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也就没打扰她。

  裴长青是瞄了一眼师妹就走了,姬凌霄还多关注了下自己的琉璃长生莲,果然正如自己所料,琉璃长生莲就需要木灵体照顾。姚浅只在它身边修炼了三年,什么都没做,就让琉璃长生莲真正开始生长了。

  是的,池子里盛开的那三朵长生莲,在姚浅来这里修炼后三个月枯萎了,莲瓣落了一池子,把姚浅吓坏了,还以为是自己的缘故让长生莲枯萎了,赶紧联系师傅,让师傅回来看他莲花。

  姬凌霄这才知道,自己之前培育出来的长生莲只是假象,现在假花枯萎,真花才开始生长,他也不知道琉璃长生莲要养多久,就没多关注,让徒弟努力修炼。

  木灵体果然不同凡响,不过只在小岛上修炼了三年,小岛上的灵植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们品阶都有了微弱的提升,这种提升很微弱,可姚浅也才修炼了三年,如果天长地久修炼下去,这些灵植迟早都会进阶的。

  难怪大家都说木灵体的妖修是宝山,人族的木灵体都是宝贝了,更别说妖修了。不过这可能也跟徒弟脾气性情有关,以姬凌霄的经验,五行灵体各有特色,但灵体到底在哪方面作用更大,还是要看自身发展,并没有固定说法。

  木灵体可以蕴养植物,也往攻击力强的灭杀生灵方面发展,就像水灵体能蕴养万物,也能绞杀万物,全看灵体本身选择,这种选择人为无法干预,只源自本心。

  姬凌霄将徒儿关在洞天,不让她跟外面有多接触,就希望她能在简单的环境里发现自己本心,现在见她颇有成效,他心中甚是欣慰,资质好、悟性好,固然能如虎添翼。

  可整个炼气阶段、金丹前期,还不到拼天赋的程度,这段时间只需要有正确的指导、努力修炼就够了,而姚浅的努力让姬凌霄非常满意,也花了大心思为徒儿准备了筑基场地。

  姚浅诧异地问:“师傅,你要带我去外海筑基?”

  姬凌霄微微颔首道:“你是木灵体,筑基时可能会天降异象,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去外海筑基更好。”

  姬凌霄几次度劫都是去外海度劫的,找个荒僻的小岛,将附近海兽都驱散,度劫时就不怕有人打扰的。当然他度劫时都有族里长辈陪伴,徒儿族里长老们修为不高,还是自己陪伴更好。

  姚浅好奇地问:“师傅,外海的海兽是不是很多?”

  外海只是一个统称,云州是一大片大陆,大陆之外就是外海,外海资源丰富,海兽众多,很多散修都会在金丹以后去外海捕猎海兽。姚浅时常听族里长老说,外海有多危险、资源有多丰富。

  不过姚家修士修为都太弱了,大家对外海的印象也来自别人的传说,不是亲身经历。姚浅幼年不止一次地想过,自己要是能修炼到金丹,她一定要去外海看看。

  姬凌霄看出了徒儿的想法,他挑眉说:“是挺多的,不过实力都太弱,没太多意思,你若想实战,等筑基后我带你去冥界、他化自在天,猎杀那里的天魔更有意思。”

  姬凌霄从来没猎杀过海兽,这倒不是他心存仁慈,不忍杀生,而是他看不上,认为海兽太弱,没有天魔杀起来爽快。

  他之前不提天魔夺道是不想让她多思多虑,但以徒儿能在洞天中闭关八年的心性,他不觉得徒儿知道实情后多想,说不定她还会主动去找天魔。

  姚浅眼睛一亮,“好啊!”她去过修罗界,对血河印象深刻,冥界、他化自在天跟修罗界同为六界,一定也很有意思。

  姚浅和姬凌霄是悄无声息离开的,只有裴长青知道师傅陪师妹去筑基了,他其实也想跟过去看看,他还没见过两部功法同时筑基的人呢,奈何师傅不答应。

  裴长青摸了摸下巴,忍不住暗暗疑惑,难道大圆满的亲木灵根真有这么厉害,只用了八年时间就筑基了?裴长青前几年也被师傅压着修炼青龙经,按说自己是亲火灵根,木生火,他修炼木属性功法也不会太难。

  可偏偏他花了八年时间,青龙经才刚刚入门,要说自己修炼条件也不比师妹差,师傅也给了自己一条东方太乙之精,他还炼化了吸收了不少乙木之精,可还是比不上师妹。

  那速度慢得他几乎快走火入魔了,要不是这功法是师傅给他的,师妹、师傅都修炼成了,他都怀疑师傅给他是假功法。不过想到师傅当年都元婴后期了,还修炼了五十年才金丹,之后再没见过师傅修炼,他也释然了,他也就比师傅差一点点。他想到了都是亲木灵根的姚家人,他传音问姬凌霄:“师傅,可以把青龙经传给姚家人吗?”亲木灵根的人修炼更适合吧?

  姬凌霄道:“不用。”普通资质悟性的人修炼这功法,只是浪费时间,他嫌弃地看着首徒,“你都花了八年时间才入门,你想姚家人一辈子都在入门期徘徊?”

  裴长青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师傅,前段时间我们抓到好几个在这里停留的上清宗弟子,我都搜魂过了,没搜到什么消息,就是上面下令让他们来这里查探某个地方,上清宗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姬凌霄说:“他们应该是来找玄都观遗府的。”

  裴长青讶然问:“就是三千年前覆灭的玄都观吗?它的遗府要出世了?”玄都观是三千年前的一个玄门大派,虽不是玄门九宗之一,也是有传承的大宗门。

  只因其宗门的避世风格,让它鲜为人知,修行界修士知道玄都观却是它覆灭的时候。玄都观是一个纯女性宗门,门下虽不禁弟子婚嫁,可一旦成亲,弟子就再也不能在宗门内修炼了,且对外不能说玄都观弟子身份。

  玄都观功法出众,门下弟子人数虽少,但个个都是精英,能让这些精英放弃从小长大的宗门外嫁的修士,自然也都是各门派顶尖弟子。玄都观覆灭时,这些弟子同时神魂轻微受损,这一般只有弟子魂灯损毁时才会出现这种伤势。

  可供奉弟子魂灯的地方都是宗门重地?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那么多弟子魂灯有损?这些外嫁弟子立刻猜到宗门出事了。她们拼命赶回宗门,结果只看到一个残破的山门,其他什么都没有。

  现在都过去三千年了,玄都观当年幸存的弟子或许是因为打击太大,宗门覆灭后修为停滞、心魔滋生,不出五百年就都死了。她们找了一辈子都没找到自己宗门,现在玄都观遗府要出现了?

  姬凌霄淡淡道:“萧景阳不是新收了一个女弟子吗?那小丫头就是当年玄都观真传弟子转世,现在估计恢复前世记忆了吧?她应该知道点玄都观的事情。”

  裴长青恍然大悟,他说为何景阳道君会突然收女徒弟,当初同样是家族硬塞琉璃纯净体,师傅好歹还收为徒弟,景阳道君却不管不顾,要不是萧景明,谢灵仙也不知会沦落成谁得鼎炉。

  他连家族面子都不给,怎么突然会收个女徒弟?原来那丫头是玄都观弟子转世。萧景阳的师母是幸存的玄都观弟子,宗门失踪后,她余生都在找宗门,修为终生不得寸进,最后郁郁而终。

  萧景阳师傅现在是阳神修为,三千年前虽只是金丹修士,却是宗门天骄,下一任的掌门候选,任他有多大本事,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本来跟自己旗鼓相当的爱侣,在宗门覆灭失踪后,卡在金丹期再也无法进阶,临终前还念着自己宗门,死不瞑目。看在从未见过面的师母奉上,萧景阳都不会坐视不管玄都遗脉。

  裴长青若有所思问:“师傅,上清宗派了这么多人过来,是因为玄都观遗府会出现在我们这里?”

  玄都观宗门跟无极宗一样,都是一个可移动的洞天,当初宗门覆灭,玄都洞天也不知所终,所以大家只看到一个残破的山门。

  裴长青语气略带兴奋地说:“这么说,玄都观的首阳万桃阵可能要出现了?”首阳万桃阵是玄都观的镇山大阵,这阵法可攻可守,既有迷阵杀敌,又有杀敌灭敌,是一座精妙之极的大阵。

  这座阵法最诱人的地方就是每座万桃阵都有一棵阵心桃树,这棵阵心桃树汲取了阵法内所有桃树的精华,每百年开花结果一次,每次都能结出能延寿三年的桃果。

  修行界能延寿的灵药极少,而且大多动辄要生长数千上万年,像万桃阵这样百年就能收获一次的延寿果极少。即便这种桃果只能延寿三年,都足以让人垂涎三尺了。

  要知道所谓延寿灵药,并不是单纯地增加寿元,人没死之前,谁知道自己能活几岁?延寿灵药本质就是一种蕴含生机之力的疗伤圣药,将人的身体机能调整到更好状态以延长身体寿命。

  延寿药能延寿的时间越长,调养身体的效果就越好。修士修炼到一定程度,一般的灵药已经很难对修士身体产生影响了,所以延寿药才会这么珍贵。裴长青自己寿元无忧,可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受伤的一天,就算不受伤,当补药吃也不错。

  姬凌霄冷酷道:“我又不是天机子,我怎么知道?”萧景阳会知道这些是因为天机门掌门天机子是他的死忠,“再说你是男人,就别妄想能得到玄都观传承了。”

  玄都观是女性宗门,功法肯定也是女丹功法,男修或许可以进入玄都观遗府,但是宗门传承是别妄想了,“这种遗府也不可能让你进去。”姬凌霄几盆冰水将裴长青浇得透心凉。

  修行界对各种遗府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是某个宗门秘密发现的,那宗门只要有实力隐瞒,整个私吞都可以。可像玄都观这种尚未出世就闹得沸沸扬扬的遗府,基本都是几大宗门同时派弟子进去查探。

  如果玄都观遗府在无极宗境内,无极宗肯定会派弟子入内,同样有玄都观弟子转世的上清宗也能进去,其他宗门想要进去,就要跟无极宗谈条件了。

  一般来说各宗派进去查探的弟子修为不会太高,毕竟遗府大多不稳,高阶修士打斗起来,很容易将这空间损毁。具体要派何等修为的修士进去,就要看遗府出来后具体情况了。

  “这事你别插手太过,等我跟你师妹回来再说。”姬凌霄暗忖,玄都观当初也是以木系道法著称,萧景阳收个当年真传弟子转世又如何?他徒弟还是木灵体。如果玄都观当年真留有后手,他不信那后手会舍得放弃一个木灵体。

  裴长青见师傅如此,就猜到他胸有成竹,他点头说:“师妹,祝你一气领悟多个神通!”师妹是肯定能筑基的,他没必要祝贺,他还是祝贺师妹多领悟几个神通。

  姚浅目光亮晶晶地看着师兄笑道:“承师兄吉言。”她也特别期待自己能领悟几个神通,最好是实用点的,局限性不要太大的。

  姬凌霄一袖子卷起徒儿,“走了。”寿灵药,并不是单纯地增加寿元,人没死之前,谁知道自己能活几岁?延寿灵药本质就是一种蕴含生机之力的疗伤圣药,将人的身体机能调整到更好状态以延长身体寿命。

  延寿药能延寿的时间越长,调养身体的效果就越好。修士修炼到一定程度,一般的灵药已经很难对修士身体产生影响了,所以延寿药才会这么珍贵。裴长青自己寿元无忧,可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受伤的一天,就算不受伤,当补药吃也不错。

  姬凌霄冷酷道:“我又不是天机子,我怎么知道?”萧景阳会知道这些是因为天机门掌门天机子是他的死忠,“再说你是男人,就别妄想能得到玄都观传承了。”

  玄都观是女性宗门,功法肯定也是女丹功法,男修或许可以进入玄都观遗府,但是宗门传承是别妄想了,“这种遗府也不可能让你进去。”姬凌霄几盆冰水将裴长青浇得透心凉。

  修行界对各种遗府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是某个宗门秘密发现的,那宗门只要有实力隐瞒,整个私吞都可以。可像玄都观这种尚未出世就闹得沸沸扬扬的遗府,基本都是几大宗门同时派弟子进去查探。

  如果玄都观遗府在无极宗境内,无极宗肯定会派弟子入内,同样有玄都观弟子转世的上清宗也能进去,其他宗门想要进去,就要跟无极宗谈条件了。

  一般来说各宗派进去查探的弟子修为不会太高,毕竟遗府大多不稳,高阶修士打斗起来,很容易将这空间损毁。具体要派何等修为的修士进去,就要看遗府出来后具体情况了。

  “这事你别插手太过,等我跟你师妹回来再说。”姬凌霄暗忖,玄都观当初也是以木系道法著称,萧景阳收个当年真传弟子转世又如何?他徒弟还是木灵体。如果玄都观当年真留有后手,他不信那后手会舍得放弃一个木灵体。

  裴长青见师傅如此,就猜到他胸有成竹,他点头说:“师妹,祝你一气领悟多个神通!”师妹是肯定能筑基的,他没必要祝贺,他还是祝贺师妹多领悟几个神通。

  姚浅目光亮晶晶地看着师兄笑道:“承师兄吉言。”她也特别期待自己能领悟几个神通,最好是实用点的,局限性不要太大的。

  姬凌霄一袖子卷起徒儿,“走了。”寿灵药,并不是单纯地增加寿元,人没死之前,谁知道自己能活几岁?延寿灵药本质就是一种蕴含生机之力的疗伤圣药,将人的身体机能调整到更好状态以延长身体寿命。

  延寿药能延寿的时间越长,调养身体的效果就越好。修士修炼到一定程度,一般的灵药已经很难对修士身体产生影响了,所以延寿药才会这么珍贵。裴长青自己寿元无忧,可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受伤的一天,就算不受伤,当补药吃也不错。

  姬凌霄冷酷道:“我又不是天机子,我怎么知道?”萧景阳会知道这些是因为天机门掌门天机子是他的死忠,“再说你是男人,就别妄想能得到玄都观传承了。”

  玄都观是女性宗门,功法肯定也是女丹功法,男修或许可以进入玄都观遗府,但是宗门传承是别妄想了,“这种遗府也不可能让你进去。”姬凌霄几盆冰水将裴长青浇得透心凉。

  修行界对各种遗府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是某个宗门秘密发现的,那宗门只要有实力隐瞒,整个私吞都可以。可像玄都观这种尚未出世就闹得沸沸扬扬的遗府,基本都是几大宗门同时派弟子进去查探。

  如果玄都观遗府在无极宗境内,无极宗肯定会派弟子入内,同样有玄都观弟子转世的上清宗也能进去,其他宗门想要进去,就要跟无极宗谈条件了。

  一般来说各宗派进去查探的弟子修为不会太高,毕竟遗府大多不稳,高阶修士打斗起来,很容易将这空间损毁。具体要派何等修为的修士进去,就要看遗府出来后具体情况了。

  “这事你别插手太过,等我跟你师妹回来再说。”姬凌霄暗忖,玄都观当初也是以木系道法著称,萧景阳收个当年真传弟子转世又如何?他徒弟还是木灵体。如果玄都观当年真留有后手,他不信那后手会舍得放弃一个木灵体。

  裴长青见师傅如此,就猜到他胸有成竹,他点头说:“师妹,祝你一气领悟多个神通!”师妹是肯定能筑基的,他没必要祝贺,他还是祝贺师妹多领悟几个神通。

  姚浅目光亮晶晶地看着师兄笑道:“承师兄吉言。”她也特别期待自己能领悟几个神通,最好是实用点的,局限性不要太大的。

  姬凌霄一袖子卷起徒儿,“走了。”寿灵药,并不是单纯地增加寿元,人没死之前,谁知道自己能活几岁?延寿灵药本质就是一种蕴含生机之力的疗伤圣药,将人的身体机能调整到更好状态以延长身体寿命。

  延寿药能延寿的时间越长,调养身体的效果就越好。修士修炼到一定程度,一般的灵药已经很难对修士身体产生影响了,所以延寿药才会这么珍贵。裴长青自己寿元无忧,可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受伤的一天,就算不受伤,当补药吃也不错。

  姬凌霄冷酷道:“我又不是天机子,我怎么知道?”萧景阳会知道这些是因为天机门掌门天机子是他的死忠,“再说你是男人,就别妄想能得到玄都观传承了。”

  玄都观是女性宗门,功法肯定也是女丹功法,男修或许可以进入玄都观遗府,但是宗门传承是别妄想了,“这种遗府也不可能让你进去。”姬凌霄几盆冰水将裴长青浇得透心凉。

  修行界对各种遗府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是某个宗门秘密发现的,那宗门只要有实力隐瞒,整个私吞都可以。可像玄都观这种尚未出世就闹得沸沸扬扬的遗府,基本都是几大宗门同时派弟子进去查探。

  如果玄都观遗府在无极宗境内,无极宗肯定会派弟子入内,同样有玄都观弟子转世的上清宗也能进去,其他宗门想要进去,就要跟无极宗谈条件了。

  一般来说各宗派进去查探的弟子修为不会太高,毕竟遗府大多不稳,高阶修士打斗起来,很容易将这空间损毁。具体要派何等修为的修士进去,就要看遗府出来后具体情况了。

  “这事你别插手太过,等我跟你师妹回来再说。”姬凌霄暗忖,玄都观当初也是以木系道法著称,萧景阳收个当年真传弟子转世又如何?他徒弟还是木灵体。如果玄都观当年真留有后手,他不信那后手会舍得放弃一个木灵体。

  裴长青见师傅如此,就猜到他胸有成竹,他点头说:“师妹,祝你一气领悟多个神通!”师妹是肯定能筑基的,他没必要祝贺,他还是祝贺师妹多领悟几个神通。

  姚浅目光亮晶晶地看着师兄笑道:“承师兄吉言。”她也特别期待自己能领悟几个神通,最好是实用点的,局限性不要太大的。

  姬凌霄一袖子卷起徒儿,“走了。”寿灵药,并不是单纯地增加寿元,人没死之前,谁知道自己能活几岁?延寿灵药本质就是一种蕴含生机之力的疗伤圣药,将人的身体机能调整到更好状态以延长身体寿命。

  延寿药能延寿的时间越长,调养身体的效果就越好。修士修炼到一定程度,一般的灵药已经很难对修士身体产生影响了,所以延寿药才会这么珍贵。裴长青自己寿元无忧,可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受伤的一天,就算不受伤,当补药吃也不错。

  姬凌霄冷酷道:“我又不是天机子,我怎么知道?”萧景阳会知道这些是因为天机门掌门天机子是他的死忠,“再说你是男人,就别妄想能得到玄都观传承了。”

  玄都观是女性宗门,功法肯定也是女丹功法,男修或许可以进入玄都观遗府,但是宗门传承是别妄想了,“这种遗府也不可能让你进去。”姬凌霄几盆冰水将裴长青浇得透心凉。

  修行界对各种遗府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是某个宗门秘密发现的,那宗门只要有实力隐瞒,整个私吞都可以。可像玄都观这种尚未出世就闹得沸沸扬扬的遗府,基本都是几大宗门同时派弟子进去查探。

  如果玄都观遗府在无极宗境内,无极宗肯定会派弟子入内,同样有玄都观弟子转世的上清宗也能进去,其他宗门想要进去,就要跟无极宗谈条件了。

  一般来说各宗派进去查探的弟子修为不会太高,毕竟遗府大多不稳,高阶修士打斗起来,很容易将这空间损毁。具体要派何等修为的修士进去,就要看遗府出来后具体情况了。

  “这事你别插手太过,等我跟你师妹回来再说。”姬凌霄暗忖,玄都观当初也是以木系道法著称,萧景阳收个当年真传弟子转世又如何?他徒弟还是木灵体。如果玄都观当年真留有后手,他不信那后手会舍得放弃一个木灵体。

  裴长青见师傅如此,就猜到他胸有成竹,他点头说:“师妹,祝你一气领悟多个神通!”师妹是肯定能筑基的,他没必要祝贺,他还是祝贺师妹多领悟几个神通。

  姚浅目光亮晶晶地看着师兄笑道:“承师兄吉言。”她也特别期待自己能领悟几个神通,最好是实用点的,局限性不要太大的。

  姬凌霄一袖子卷起徒儿,“走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