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铁渣镇_文武百官每天搬砖养我(基建)
海阅小说网 > 文武百官每天搬砖养我(基建) > 第70章 铁渣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0章 铁渣镇

  不要多说,只这一句,负责人和盐铁官就隐隐察觉到这堆矿渣的重要性。

  炼铁剩下的矿渣,又脏又有毒,味道还老大。按照惯例,这种没什么用还会污染土地水源的东西,是要运到远离王都的荒地处理,但现在显然是不能处理了。

  负责人甚至想追问这矿渣有什么用,毕竟处理这东西花费了他不少的心血,现在处理矿渣的那处荒地已经快被填满了,他正在发愁要另寻处理点的事。

  如果能变废为宝,那就再好不过了。

  洛王抬眼看了一圈,这座小山大概十来米高,算起来不少,但与产出的铁对比一下就能发现,这点矿渣显然不是全部。

  “其他的矿渣运到哪里了?”

  负责人上前一步行礼道:“在荒山那边,矿渣有毒味道大,都是统一运到那边处理。”说是处理,其实就是扔在那边无人之地。

  洛王只是想知道还有多少矿渣存货,本来想去看看,但一听有毒,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今日可有铁器出炉?”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看看这里的矿渣能不能使用,二是国师想瞧瞧洛国的炼铁水平。

  能送到洛王面前的铁器,都是千锤百炼的好物,而这些显然不能代表大范围运用的水平。

  王上发话,负责人就主动在前引路,带着一行人往打铁的地方走去。

  他在厂房外停住,没有继续带人往前走:“王上,前方脏乱燥热,且有火星飞溅的危险,不能再往前了。”

  想看的也不是洛王,他闻言看向身侧的望舒,见她微微点头,也就不再往前。

  望舒站在门口一定距离外往里面看,成排的铁匠炉有序排列,只在这里看了一会儿,她就发现,他们已经有基本的流水线,彼此分工合作配合默契,效率高了不少。

  不过:“怎么不见使用模具?”

  “模具?”负责人惊讶反问,“国师所说的模具可是直接将铁水倒入成型的模具?”

  望舒点头。

  负责人见此无奈道:“石炭运来后就试过了,石炭尤其是焦炭能烧得更热,多烧会儿就直接把铁块烧成了铁水,那时候就有人试过把铁水倒进模具里,如果能直接成型,就能少许多功夫。但是……”他摇头,“铁水太烫了,一出炉就直接烫化了模具,流下的滚烫铁水把旁边所有人的手脚都烧没了。”

  本以为他们的进度是卡在耐火砖和高炉这块儿,没想到前面的困难都解决了,却倒在了最后一步。

  望舒微微蹙眉:“你们就没想过用钢铁制作模具?”

  “钢铁?”负责人低声重复,自言自语念叨了一长串,恍然大悟,“对啊,可以用钢啊,铁水再热还能把钢给化了不成。”

  他兴奋的叫喊了几句才平复下来,郑重地弯腰行礼:“多谢国师指点之恩。”

  望舒挪动一步避开了,道:“你只是暂时没想到罢了,称不上恩情。”

  负责人见她不受也没追着给,只默默记在心里,下定决心要更认真地完成国师传下的任务。

  来此的目的都达成了,望舒也不多待了,毕竟炼铁厂的气味和空气都不怎么好。

  车架上,好奇了很久的洛王终于还是忍不住主动问了:“矿渣有毒又难处理,国师可是要施展仙法把它们变走?”

  望舒:“……王上为了会如此想?”按照她现在的人设,变走一座小山还要亲自跑一趟吗?

  洛王见此低声解释道:“这地的铁矿从我高祖父就开始挖,到现在已经快百年了,堆积的矿渣已经有十几座山。我曾去荒地附近看过,离皇帝还有一里的地方都是寸草不生,附近原本有的草木也都慢慢枯死。”

  望舒奇怪,这种必定会发生的事难道洛国回没有预案吗?

  “若是没有我,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洛王的回答简单又现实:“迁移附近黔首,继续往那里堆。”

  望舒一时语塞,但转念一想,这确实是最经济实惠的做法了。

  “之前在汉中郡之时,我曾说起冬日黔首住房的问题,王上可还记得?”

  洛王听她突然换了个话题,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国师跳跃的思维,只回忆了一番就想起来了。他不仅想起了他采取的措施,还想起了当时和孟老先生的幼稚争锋。

  “我已经调派人手与修建材料帮助黔首重建屋舍。”他镇定道,仿佛没有意识到当时的状态过于幼稚。

  好在望舒也没注意到他的不自在,继续把自己的重点引出来。

  “当时我就想给你方子,只是看你一点也不勉强的样子,就打消了念头。”其实是在拒绝后继续送不符合她的人设。

  “本以为是洛国有好用的材料铺路修房,只是前不久的大典,我乘坐车马发现道路过于颠簸,坐着不适。”何止不适,她简直难以忍受。

  洛王看向在马车里也坐在白云上微微飘浮的望舒,眼中透出难以置信。

  望舒点头。

  对,没错,就是这样。她就是难以接受马车的颠簸,才这么折腾的。

  洛王捂脸,揉了揉眉心,话语中带着歉意:“抱歉,是我没注意到,怠慢了国师。”

  “无妨,你只是习惯了。”习惯了这种颠簸。

  洛王:……倒也不必这么提醒我。

  不过有些低沉的氛围倒是因为这句话而消散了,恢复了寻常的轻松随意。

  “石灰石与黏土磨成粉混合,再煅烧成熟料后和铁矿渣一同磨碎搅拌均匀,就能得到一种新的黏合剂,加入砂石与水混合用来修墙铺路,坚固程度不输三合土。”

  洛王激动地站起来,惊喜道:“能与三合土相比!黏土、石灰石、铁矿渣,这些成本比三合土少多了,如果能制作出来……”

  王宫里有些地方的砖坏了到时候直接用这种补;给官道全都换上这种土;西边抵御外族的城墙,年份也上来了,是时候修补修补;还有……

  他畅想着美好未来,恨不得这东西立刻出现在眼前。

  “挖,寡人立刻命人去挖!”洛王兴奋地一挥袖袍,朝外吩咐道,“宣相国、治粟内史、典客入宫。”

  一旁的望舒见他这么积极主动,也是露出笑来。会主动挖掘手下,扩展工具人队伍的大号工具人,她保证,除非出了另一个给她提供无数积分和能量的工具人,不然洛王就是她在这里最喜欢的人了。

  在洛王下定决心好做一件事的时候,洛国效率是非常高的,尤其这件事还是对整个洛国都有好处,背后还有国师支持。

  几乎是当天太阳还没落山,行事章程就出来了。

  连平日把国库捂得死死的治粟内史,这回也是难得大方,积极主动的打开国库,为工作的进行提供钱粮支持。

  矿渣山附近的有为数不多的村落,这些村子组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乡镇,原本叫什么名字已经无人知晓,现在大家都叫它:铁渣镇。

  要不是洛国有严格的户籍制度,黔首无故不得迁移,只怕这里的人早就跑光了,不过即便是这样,人也是少了很多。有办法有门道的人都找借口机会移走了,没有门道的也借着嫁人娶妻等理由离开了,留在原地的都是那些没门道又嫁娶不到好地方的人。

  这日一大早,就有各村的村长从四面八方赶到镇上,镇长在昨天通知了,今天有关乎所有人的大事要通知。

  “铛——铛——铛——”

  三声金属敲击声远远传出,镇长恭敬地迎着一个身着官服的人进了屋。

  屋内已经做满了各村的村长,镇长站在前方清了清嗓子,照例先来了一段官腔:“这么多年,感谢各位对本镇长的支持和理解,我们都知道,咱们铁渣镇这些年不容易,不过,”他提高声音,惊醒了那些本不以为意的人,“现在转机来了!”

  他大声宣布:“国师说了,咱们镇上的铁渣山都有大用处,王上特地派了钦差大人来办事儿!”

  “现在有请大人给大家讲话!”

  坐在下面的众村长稀奇地拍手鼓掌,抬头看向站起来走到中间的大人。

  周凡按捺住激动的内心走到台上,就在两日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郎官,连当个小吏都要找门路。

  那天下午他在又一次应聘失败之后,正巧遇到了王驾,连忙避让在侧。本以为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遭遇,但没过多久他就被王上宣召了。

  威严的大典上,周凡能感觉到王上停留在他身上打量探究的目光,不过最终王上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国师对寡人说,你是个难得的人才。”

  周凡五体投地,额头死死地抵着光洁的地板,心脏在胸口快速跳动,他知道他找了很多都没有得到的机会来了。

  “小人不敢担此夸赞,小人惶恐。但若是王上愿给小人一个机会,小人定向王上证明自己。”前一句不过是自谦,后半句才是他真正要说的话。

  洛王又盯着他看了许久,但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一个说重要又没那么重要的事,运送矿渣。

  周凡收回纷飞的思绪,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他温和地看着底下的村长们,亲切询问:“这些年,大家都被旁边的铁渣山折腾得不轻吧,来往的吵闹就不说了,就单单是枯死的草木、减产的田地……这些说出来不过是徒增伤心。”

  他又换了个语气,脸上的笑容感染了屋内的所有人:“不过现在好了,国师从天上带来了好办法,王上要把这些铁渣都运走了!”

  不需要多说,只这几句话落下,屋内的氛围就热烈起来了。

  众村长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连对大人物的畏惧都顾不上了。

  “真的吗?王上真的要把铁渣山移走了吗?”

  “是不是国师就跟故事里一样,手一挥,这整座整座的山就没了?”

  “说不定是这里又发现了铁矿呢,才要把这些没用的矿渣移走。”

  “那不能啊,我们不早就刨过地了吗,底下除了石头就是荒地,哪来的矿。”

  “赶紧移走吧,没了这毒山,以后说不定还能好过一点。”

  ……

  周凡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没有插话,倒是身旁的镇长听得心底发慌,生怕上面来的大人会怪罪。

  毕竟他们镇说起来离铁渣山还是由一两里左右的路,真说来,那边是轮不到他们管的。

  他听了几句就连忙高声打断,双手乱挥了一阵:“好了好了,别说话了!听大人说!”——”

  三声金属敲击声远远传出,镇长恭敬地迎着一个身着官服的人进了屋。

  屋内已经做满了各村的村长,镇长站在前方清了清嗓子,照例先来了一段官腔:“这么多年,感谢各位对本镇长的支持和理解,我们都知道,咱们铁渣镇这些年不容易,不过,”他提高声音,惊醒了那些本不以为意的人,“现在转机来了!”

  他大声宣布:“国师说了,咱们镇上的铁渣山都有大用处,王上特地派了钦差大人来办事儿!”

  “现在有请大人给大家讲话!”

  坐在下面的众村长稀奇地拍手鼓掌,抬头看向站起来走到中间的大人。

  周凡按捺住激动的内心走到台上,就在两日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郎官,连当个小吏都要找门路。

  那天下午他在又一次应聘失败之后,正巧遇到了王驾,连忙避让在侧。本以为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遭遇,但没过多久他就被王上宣召了。

  威严的大典上,周凡能感觉到王上停留在他身上打量探究的目光,不过最终王上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国师对寡人说,你是个难得的人才。”

  周凡五体投地,额头死死地抵着光洁的地板,心脏在胸口快速跳动,他知道他找了很多都没有得到的机会来了。

  “小人不敢担此夸赞,小人惶恐。但若是王上愿给小人一个机会,小人定向王上证明自己。”前一句不过是自谦,后半句才是他真正要说的话。

  洛王又盯着他看了许久,但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一个说重要又没那么重要的事,运送矿渣。

  周凡收回纷飞的思绪,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他温和地看着底下的村长们,亲切询问:“这些年,大家都被旁边的铁渣山折腾得不轻吧,来往的吵闹就不说了,就单单是枯死的草木、减产的田地……这些说出来不过是徒增伤心。”

  他又换了个语气,脸上的笑容感染了屋内的所有人:“不过现在好了,国师从天上带来了好办法,王上要把这些铁渣都运走了!”

  不需要多说,只这几句话落下,屋内的氛围就热烈起来了。

  众村长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连对大人物的畏惧都顾不上了。

  “真的吗?王上真的要把铁渣山移走了吗?”

  “是不是国师就跟故事里一样,手一挥,这整座整座的山就没了?”

  “说不定是这里又发现了铁矿呢,才要把这些没用的矿渣移走。”

  “那不能啊,我们不早就刨过地了吗,底下除了石头就是荒地,哪来的矿。”

  “赶紧移走吧,没了这毒山,以后说不定还能好过一点。”

  ……

  周凡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没有插话,倒是身旁的镇长听得心底发慌,生怕上面来的大人会怪罪。

  毕竟他们镇说起来离铁渣山还是由一两里左右的路,真说来,那边是轮不到他们管的。

  他听了几句就连忙高声打断,双手乱挥了一阵:“好了好了,别说话了!听大人说!”——”

  三声金属敲击声远远传出,镇长恭敬地迎着一个身着官服的人进了屋。

  屋内已经做满了各村的村长,镇长站在前方清了清嗓子,照例先来了一段官腔:“这么多年,感谢各位对本镇长的支持和理解,我们都知道,咱们铁渣镇这些年不容易,不过,”他提高声音,惊醒了那些本不以为意的人,“现在转机来了!”

  他大声宣布:“国师说了,咱们镇上的铁渣山都有大用处,王上特地派了钦差大人来办事儿!”

  “现在有请大人给大家讲话!”

  坐在下面的众村长稀奇地拍手鼓掌,抬头看向站起来走到中间的大人。

  周凡按捺住激动的内心走到台上,就在两日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郎官,连当个小吏都要找门路。

  那天下午他在又一次应聘失败之后,正巧遇到了王驾,连忙避让在侧。本以为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遭遇,但没过多久他就被王上宣召了。

  威严的大典上,周凡能感觉到王上停留在他身上打量探究的目光,不过最终王上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国师对寡人说,你是个难得的人才。”

  周凡五体投地,额头死死地抵着光洁的地板,心脏在胸口快速跳动,他知道他找了很多都没有得到的机会来了。

  “小人不敢担此夸赞,小人惶恐。但若是王上愿给小人一个机会,小人定向王上证明自己。”前一句不过是自谦,后半句才是他真正要说的话。

  洛王又盯着他看了许久,但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一个说重要又没那么重要的事,运送矿渣。

  周凡收回纷飞的思绪,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他温和地看着底下的村长们,亲切询问:“这些年,大家都被旁边的铁渣山折腾得不轻吧,来往的吵闹就不说了,就单单是枯死的草木、减产的田地……这些说出来不过是徒增伤心。”

  他又换了个语气,脸上的笑容感染了屋内的所有人:“不过现在好了,国师从天上带来了好办法,王上要把这些铁渣都运走了!”

  不需要多说,只这几句话落下,屋内的氛围就热烈起来了。

  众村长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连对大人物的畏惧都顾不上了。

  “真的吗?王上真的要把铁渣山移走了吗?”

  “是不是国师就跟故事里一样,手一挥,这整座整座的山就没了?”

  “说不定是这里又发现了铁矿呢,才要把这些没用的矿渣移走。”

  “那不能啊,我们不早就刨过地了吗,底下除了石头就是荒地,哪来的矿。”

  “赶紧移走吧,没了这毒山,以后说不定还能好过一点。”

  ……

  周凡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没有插话,倒是身旁的镇长听得心底发慌,生怕上面来的大人会怪罪。

  毕竟他们镇说起来离铁渣山还是由一两里左右的路,真说来,那边是轮不到他们管的。

  他听了几句就连忙高声打断,双手乱挥了一阵:“好了好了,别说话了!听大人说!”——”

  三声金属敲击声远远传出,镇长恭敬地迎着一个身着官服的人进了屋。

  屋内已经做满了各村的村长,镇长站在前方清了清嗓子,照例先来了一段官腔:“这么多年,感谢各位对本镇长的支持和理解,我们都知道,咱们铁渣镇这些年不容易,不过,”他提高声音,惊醒了那些本不以为意的人,“现在转机来了!”

  他大声宣布:“国师说了,咱们镇上的铁渣山都有大用处,王上特地派了钦差大人来办事儿!”

  “现在有请大人给大家讲话!”

  坐在下面的众村长稀奇地拍手鼓掌,抬头看向站起来走到中间的大人。

  周凡按捺住激动的内心走到台上,就在两日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郎官,连当个小吏都要找门路。

  那天下午他在又一次应聘失败之后,正巧遇到了王驾,连忙避让在侧。本以为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遭遇,但没过多久他就被王上宣召了。

  威严的大典上,周凡能感觉到王上停留在他身上打量探究的目光,不过最终王上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国师对寡人说,你是个难得的人才。”

  周凡五体投地,额头死死地抵着光洁的地板,心脏在胸口快速跳动,他知道他找了很多都没有得到的机会来了。

  “小人不敢担此夸赞,小人惶恐。但若是王上愿给小人一个机会,小人定向王上证明自己。”前一句不过是自谦,后半句才是他真正要说的话。

  洛王又盯着他看了许久,但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一个说重要又没那么重要的事,运送矿渣。

  周凡收回纷飞的思绪,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他温和地看着底下的村长们,亲切询问:“这些年,大家都被旁边的铁渣山折腾得不轻吧,来往的吵闹就不说了,就单单是枯死的草木、减产的田地……这些说出来不过是徒增伤心。”

  他又换了个语气,脸上的笑容感染了屋内的所有人:“不过现在好了,国师从天上带来了好办法,王上要把这些铁渣都运走了!”

  不需要多说,只这几句话落下,屋内的氛围就热烈起来了。

  众村长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连对大人物的畏惧都顾不上了。

  “真的吗?王上真的要把铁渣山移走了吗?”

  “是不是国师就跟故事里一样,手一挥,这整座整座的山就没了?”

  “说不定是这里又发现了铁矿呢,才要把这些没用的矿渣移走。”

  “那不能啊,我们不早就刨过地了吗,底下除了石头就是荒地,哪来的矿。”

  “赶紧移走吧,没了这毒山,以后说不定还能好过一点。”

  ……

  周凡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没有插话,倒是身旁的镇长听得心底发慌,生怕上面来的大人会怪罪。

  毕竟他们镇说起来离铁渣山还是由一两里左右的路,真说来,那边是轮不到他们管的。

  他听了几句就连忙高声打断,双手乱挥了一阵:“好了好了,别说话了!听大人说!”——”

  三声金属敲击声远远传出,镇长恭敬地迎着一个身着官服的人进了屋。

  屋内已经做满了各村的村长,镇长站在前方清了清嗓子,照例先来了一段官腔:“这么多年,感谢各位对本镇长的支持和理解,我们都知道,咱们铁渣镇这些年不容易,不过,”他提高声音,惊醒了那些本不以为意的人,“现在转机来了!”

  他大声宣布:“国师说了,咱们镇上的铁渣山都有大用处,王上特地派了钦差大人来办事儿!”

  “现在有请大人给大家讲话!”

  坐在下面的众村长稀奇地拍手鼓掌,抬头看向站起来走到中间的大人。

  周凡按捺住激动的内心走到台上,就在两日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郎官,连当个小吏都要找门路。

  那天下午他在又一次应聘失败之后,正巧遇到了王驾,连忙避让在侧。本以为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遭遇,但没过多久他就被王上宣召了。

  威严的大典上,周凡能感觉到王上停留在他身上打量探究的目光,不过最终王上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国师对寡人说,你是个难得的人才。”

  周凡五体投地,额头死死地抵着光洁的地板,心脏在胸口快速跳动,他知道他找了很多都没有得到的机会来了。

  “小人不敢担此夸赞,小人惶恐。但若是王上愿给小人一个机会,小人定向王上证明自己。”前一句不过是自谦,后半句才是他真正要说的话。

  洛王又盯着他看了许久,但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一个说重要又没那么重要的事,运送矿渣。

  周凡收回纷飞的思绪,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他温和地看着底下的村长们,亲切询问:“这些年,大家都被旁边的铁渣山折腾得不轻吧,来往的吵闹就不说了,就单单是枯死的草木、减产的田地……这些说出来不过是徒增伤心。”

  他又换了个语气,脸上的笑容感染了屋内的所有人:“不过现在好了,国师从天上带来了好办法,王上要把这些铁渣都运走了!”

  不需要多说,只这几句话落下,屋内的氛围就热烈起来了。

  众村长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连对大人物的畏惧都顾不上了。

  “真的吗?王上真的要把铁渣山移走了吗?”

  “是不是国师就跟故事里一样,手一挥,这整座整座的山就没了?”

  “说不定是这里又发现了铁矿呢,才要把这些没用的矿渣移走。”

  “那不能啊,我们不早就刨过地了吗,底下除了石头就是荒地,哪来的矿。”

  “赶紧移走吧,没了这毒山,以后说不定还能好过一点。”

  ……

  周凡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没有插话,倒是身旁的镇长听得心底发慌,生怕上面来的大人会怪罪。

  毕竟他们镇说起来离铁渣山还是由一两里左右的路,真说来,那边是轮不到他们管的。

  他听了几句就连忙高声打断,双手乱挥了一阵:“好了好了,别说话了!听大人说!”——”

  三声金属敲击声远远传出,镇长恭敬地迎着一个身着官服的人进了屋。

  屋内已经做满了各村的村长,镇长站在前方清了清嗓子,照例先来了一段官腔:“这么多年,感谢各位对本镇长的支持和理解,我们都知道,咱们铁渣镇这些年不容易,不过,”他提高声音,惊醒了那些本不以为意的人,“现在转机来了!”

  他大声宣布:“国师说了,咱们镇上的铁渣山都有大用处,王上特地派了钦差大人来办事儿!”

  “现在有请大人给大家讲话!”

  坐在下面的众村长稀奇地拍手鼓掌,抬头看向站起来走到中间的大人。

  周凡按捺住激动的内心走到台上,就在两日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郎官,连当个小吏都要找门路。

  那天下午他在又一次应聘失败之后,正巧遇到了王驾,连忙避让在侧。本以为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遭遇,但没过多久他就被王上宣召了。

  威严的大典上,周凡能感觉到王上停留在他身上打量探究的目光,不过最终王上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国师对寡人说,你是个难得的人才。”

  周凡五体投地,额头死死地抵着光洁的地板,心脏在胸口快速跳动,他知道他找了很多都没有得到的机会来了。

  “小人不敢担此夸赞,小人惶恐。但若是王上愿给小人一个机会,小人定向王上证明自己。”前一句不过是自谦,后半句才是他真正要说的话。

  洛王又盯着他看了许久,但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一个说重要又没那么重要的事,运送矿渣。

  周凡收回纷飞的思绪,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他温和地看着底下的村长们,亲切询问:“这些年,大家都被旁边的铁渣山折腾得不轻吧,来往的吵闹就不说了,就单单是枯死的草木、减产的田地……这些说出来不过是徒增伤心。”

  他又换了个语气,脸上的笑容感染了屋内的所有人:“不过现在好了,国师从天上带来了好办法,王上要把这些铁渣都运走了!”

  不需要多说,只这几句话落下,屋内的氛围就热烈起来了。

  众村长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连对大人物的畏惧都顾不上了。

  “真的吗?王上真的要把铁渣山移走了吗?”

  “是不是国师就跟故事里一样,手一挥,这整座整座的山就没了?”

  “说不定是这里又发现了铁矿呢,才要把这些没用的矿渣移走。”

  “那不能啊,我们不早就刨过地了吗,底下除了石头就是荒地,哪来的矿。”

  “赶紧移走吧,没了这毒山,以后说不定还能好过一点。”

  ……

  周凡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没有插话,倒是身旁的镇长听得心底发慌,生怕上面来的大人会怪罪。

  毕竟他们镇说起来离铁渣山还是由一两里左右的路,真说来,那边是轮不到他们管的。

  他听了几句就连忙高声打断,双手乱挥了一阵:“好了好了,别说话了!听大人说!”——”

  三声金属敲击声远远传出,镇长恭敬地迎着一个身着官服的人进了屋。

  屋内已经做满了各村的村长,镇长站在前方清了清嗓子,照例先来了一段官腔:“这么多年,感谢各位对本镇长的支持和理解,我们都知道,咱们铁渣镇这些年不容易,不过,”他提高声音,惊醒了那些本不以为意的人,“现在转机来了!”

  他大声宣布:“国师说了,咱们镇上的铁渣山都有大用处,王上特地派了钦差大人来办事儿!”

  “现在有请大人给大家讲话!”

  坐在下面的众村长稀奇地拍手鼓掌,抬头看向站起来走到中间的大人。

  周凡按捺住激动的内心走到台上,就在两日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郎官,连当个小吏都要找门路。

  那天下午他在又一次应聘失败之后,正巧遇到了王驾,连忙避让在侧。本以为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遭遇,但没过多久他就被王上宣召了。

  威严的大典上,周凡能感觉到王上停留在他身上打量探究的目光,不过最终王上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国师对寡人说,你是个难得的人才。”

  周凡五体投地,额头死死地抵着光洁的地板,心脏在胸口快速跳动,他知道他找了很多都没有得到的机会来了。

  “小人不敢担此夸赞,小人惶恐。但若是王上愿给小人一个机会,小人定向王上证明自己。”前一句不过是自谦,后半句才是他真正要说的话。

  洛王又盯着他看了许久,但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一个说重要又没那么重要的事,运送矿渣。

  周凡收回纷飞的思绪,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他温和地看着底下的村长们,亲切询问:“这些年,大家都被旁边的铁渣山折腾得不轻吧,来往的吵闹就不说了,就单单是枯死的草木、减产的田地……这些说出来不过是徒增伤心。”

  他又换了个语气,脸上的笑容感染了屋内的所有人:“不过现在好了,国师从天上带来了好办法,王上要把这些铁渣都运走了!”

  不需要多说,只这几句话落下,屋内的氛围就热烈起来了。

  众村长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连对大人物的畏惧都顾不上了。

  “真的吗?王上真的要把铁渣山移走了吗?”

  “是不是国师就跟故事里一样,手一挥,这整座整座的山就没了?”

  “说不定是这里又发现了铁矿呢,才要把这些没用的矿渣移走。”

  “那不能啊,我们不早就刨过地了吗,底下除了石头就是荒地,哪来的矿。”

  “赶紧移走吧,没了这毒山,以后说不定还能好过一点。”

  ……

  周凡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没有插话,倒是身旁的镇长听得心底发慌,生怕上面来的大人会怪罪。

  毕竟他们镇说起来离铁渣山还是由一两里左右的路,真说来,那边是轮不到他们管的。

  他听了几句就连忙高声打断,双手乱挥了一阵:“好了好了,别说话了!听大人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